理解人物的反常动作——以《唐山大地震》为例 文/李爽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6日 16:45 | 来源:厦门广电网


  影片《唐山大地震》描述1976年发生在中国唐山的7.8级大地震中,一位母亲只能选择救姐弟之一。母亲最终选择救了弟弟,但姐姐却奇迹生还,后被解放军收养,32年后家人意外重逢,心中的裂痕等待他们去修补的悲感情节,再一次勾起了当代人们对那一段惨痛灾难的回忆。

  理解人物的反常动作要看他的过去。方登是电影《唐山大地震》中的人物,唐山大地震,一块楼板压住了方登、方达姐弟俩,母亲李元妮不得已选了救弟弟,活下来的小姐姐,就此失去了对世界和亲人的信任,拒绝和家人联系。汶川大地震,已远嫁加拿大多年的方登,赶到汶川参与救援,邂逅了弟弟方达。终于踏上了返乡之路,见到了母亲。

  而在32年后母女相认,母女两人的每一个动作都充满着反常。母亲隔着窗子问:“回来了?”按照苦情戏的表演,李元妮不是应该早早地在大门外等着吗?母亲叙说着大地震前,女儿吵着要吃的西红柿,看到女儿没有什么大反应,出人意料地给女儿方登跪下了:“妈对不起你,给你道歉。”母亲向女儿道歉,用“跪”这一中国人最高规格的礼节!不反常吗?母亲摸着女儿的脸,女儿却没有回应。

  在家里初见的这三组动作,女儿方登都是绷着的。反不反常?女儿给母亲看家人的照片。母亲问她:“为什么不去找孩子的生父?”女儿说:“他都不要我了,我为什么去找?”

  这等于间接回答了初见时母亲的哭问:“你咋什么不来个信啊?”母亲听出了言外之意,讪讪的。真的,我看此片时,看到前面徐帆那么有张力的表演,我做好了听她哭诉的预设。然而,这里徐帆采取了沉默内敛的表演方式。再设想:假如哭诉,她会哭诉什么呢?哭诉后方登会有什么反应呢?这样一想,为徐帆的表演点赞!

  在墓地,方登看到了自己墓地里的小书包,还有一摞课本。方达告诉姐姐:“妈每年都是买两份课本,你一份我一份。”这时候,女儿不是应该抱住母亲哇哇大哭表达悔意吗?方登却离开自己的墓地,走到旁边,蹲了下来,自己抱住自己,哭了。

  为什么离开?为什么蹲下?为什么是抱住自己而不是捂脸?直到母亲走近,轻轻把手放在她的肩上,她才哭出了声音:“我恨我自己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来找你。”

  张静初演得极其克制,没有苦情戏码中的抽搐和嚎啕,她只是在演绎人物在特定环境中的心态,而决不借大幅度的形体动作渲染情绪。方登和母亲的交流失去了信任感,也失去了亲密感,在心理上,也在身体上。理解李元妮和方登的反常动作,除了理解地震背景中的无奈选择和被选择,别忘了,他们都是善良的普通人。

  李元妮正因为善良,才对不能救活女儿而充满内疚感。多年来她拒绝搬家,怕丈夫女儿的魂找不到家。拒绝别的男人的示好,那样对不起为了救自己而死去的丈夫。坚持带孙子,那是她对亲人生命的呵护,是近乎变态的爱,是怕失去的爱。她不愿把日子过得滋润,觉得自己过得花红柳绿,对不起死去的丈夫和女儿,她是用受苦在救赎。只有自己苦哈哈的,内心才好受一些。所以,她不愿向女儿做出任何解释,她愿意揽下所有的罪责。

  李元妮、方登都是女性,都是善良的人,她们表现出来的反常动作都是因为沉湎过去,都有不能接受现在的执念。当故事的发展有了新的转机,以她们善良的本性,会慢慢放下执念。当燃情点出现,她们立马找到初心。这初心,就是为了亲人活得好。

  (评论原创,未经作者允许,私自将文章用于商业用途,一经发现一切法律后果自负。)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