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秘密档案》写出民国最好情书的沈从文,两度提名诺贝尔,却失之交臂... 2018年07月11日

channelId 1 1 2 7fc502f24df59dcc5337a5f0549e337f
视频简介

栏目名称:《两岸秘密档案》写出民国最好情书的沈从文,两度提名诺贝尔,却失之交臂...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写下这段堪称民国最美情话的是中国著名作家、历史文物研究者——沈从文。1902年,他生于湖南凤凰,从小常逃学到山野中游荡。小学毕业后,他随当地土著部队流徙于湘、川、黔边境与沅水流域一带,后正式参军,看惯了湘兵的雄武,各种迫害和杀戮,但大自然早已把他的个性锻造得倔强又柔软,宽厚又敏感。

   1921年,19岁的沈从文回到了湖南,跟在"湘西王"陈渠珍身旁做书记。陈渠珍除了是个军阀,还有大量藏书,在这段时间,沈从文透过书本接触到崭新的世界。

  沈从文希望过更有意义的日子,带着行囊前往北京。北漂的日子,生活条件十分严苛,为了生存, 他日以继夜地写稿。1925年,沈从文才华初露,在报刊上发表作品六十余篇;1927年,第一本小说集《蜜柑》出版;1928年在徐志摩的牵线下,进入中国公学任教。

   在中国公学,沈从文遇到张兆和。据他们的儿子沈龙朱回忆说,一次沈从文看见张兆和在操场上边走边吹口琴,走到操场尽头,张兆和潇洒地将头发一甩,转身又回走,仍是边走边吹着口琴,动作利索,神采飞扬。沈从文对张兆和一见钟情,天性内向的他,迟了一年多才终于提笔给张兆和写情书。这封情书只有一句话:“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爱上了你。”

  张兆和出身合肥名门望族,外貌、学业甚至体育都非常出众,爱慕者众多。张兆和的二姐张允和,索性把那些追求者的情书编为"青蛙一号"、"二号",再有,就一直编下去。很不幸,沈从文被编为"癞虾蟆13号"。张兆和对所有追求者的情书,一直都是相应不理。

   沈从文一连写了好几封情书,却得不到响应,急了。在给张兆和的闺蜜王华莲的信里,他写道:"因为爱她,我这半年来把生活全毁了,我还想当真去打一仗死了,省得纠葛永远不清。"

  沈从文将爱的苦恼告诉胡适,这位“爱情大使”慨然表示要帮助沈从文解决难题。1930年7月的一个下午,张兆和出现在胡校长的客厅。

   刚见面时,胡校长大夸沈从文是天才,是中国小说家中最有希望的,然后直言:“沈先生他是非常顽固地爱着你!”早已被情书困扰的张兆和,气焰很盛地说:“可是我非常顽固地不爱他!”

  第二天回到苏州的张兆和,第一次给沈从文写了信,表明自己拒绝他的态度。信发出去之后,她在当天的日记写下"心不定"三个字。

   1930年7月11日,沈从文在信中如此回复张兆和:"我尊重你的顽固,此后再也不会作那使你'负疚'的事了,如果人皆能在顽固中过日子,我爱你你偏不爱我,也正是极好的一种事情。"沈从文从此姿态摆软,写给张兆和的信不再寻死觅活,相反地,他用一种谦卑的态度,寻求张兆和的谅解与理解。

  “望到北平高空明蓝的天,使人只想下跪,你给我的影响恰如这天空,距离得那么远,我日里望着,晚上做梦,总梦到生着翅膀,向上飞举。向上飞去,便看到许多星子,都成为你的眼睛了。”沈从文在单相思中仍是不能自拔。

  沈从文锲而不舍地追求,张兆和坚如磐石的心也开始动摇:“自己到如此地步,还处处为人着想,我虽不觉得他可爱,但这一片心肠总是可怜可敬的了。”

   “是谁个安排了这样不近情理的事,叫人人看了摇头?”

  1932年夏,沈从文决定直接跑去苏州看望张兆和,为两人的关系做一了断。去的那天,张兆和碰巧去图书馆看书,接待他的是热情通达的二姐张允和。沈从文黯然返回宾馆,本来就没信心的他,以为张兆和故意避而不见。

   然而没过多久,在二姐的授意下,张兆和登门邀请。带着一大包英译精装版的俄国小说作为礼物,沈从文再次来到张家。沈从文那天对张家五弟递来的一瓶汽水大为感动,当即允诺为他写些故事来读。

  回到青岛后,沈从文给二姐写信,托她征询父亲对这件婚事的意见,同时给张兆和写信:“如爸爸同意,就早点让我知道,让我这个乡下人喝杯甜酒吧。”

   向来主张婚姻自由的张家父亲很开明,得到他的同意后,张兆和和二姐一起到邮局给沈从文拍电报。二姐的电报上只有一个字:“允”,张兆和害怕沈从文看不懂,加发一条:“乡下人,喝杯甜酒吧。”

  1933年9月9日,沈从文和张兆和在北京结婚,来年1月7日,沈从文看望病危老母亲,与张兆和暂别,返乡湘西,一路上两人书信不断,此后成书《湘行书简》。

   “我就这样一面看水,一面想你。我快乐,我想应同你一起快乐;我闷,就想你在我必可以不闷。”沈从文享受着爱的甜蜜和苦恼。

  从遇到张兆和,一直到1937年,是沈从文最重要的创作时期,他写了二十多部小说、散文、论集。

   沈从文喜欢“小兽”一样充满活力的姑娘,此后他小说里的女孩儿都是张兆和的化身,黑黑的脸、黑黑的美貌、黑黑的眼睛,甚至专门写过一篇小说《三三》,而这正是他对张兆和的爱称。

  1969年初冬,沈从文被下放到湖北咸宁,二姐张允和去看他,他从鼓鼓囊囊的口袋里掏出一封皱巴巴的信,又像哭又像笑地说,“这是三姐(张兆和)给我的第一封信”。

   说着他把信放在胸前温一下,口中念到“三姐的第一封信——第一封”,吸溜吸溜地哭了起来,快70岁的老头儿像一个孩子一样哭得又伤心又快乐。

  上世纪八十年代,沈从文两度被提名诺贝尔文学奖,幕后推手是一名瑞典人马悦然,他精通中国文学,被沈从文的作品深深打动。1985年成为诺贝尔奖评委之后,他开始翻译沈从文的《从文自传》《边城》《长河》。

   1988年5月10日,沈从文离世,享年85岁。然而,那年5月,瑞典学院会议上,已经选定沈从文为当年的获奖者,却因已经过世而失之交臂。

  沈从文身前对张兆和说的最后一句话:“三姐,我对不起你。”好似正回应了沈从文多年前的情话:“我们相爱一生,一生太短。”

   1995年,沈从文去世七年后,张兆和整理出版他们的通信,在《后记》中,她写道:从文同我相处,这一生,究竟是幸福还是不幸?得不到回答。我不理解他,不完全理解他。后来逐渐有了些理解,但是,真正懂得他的为人,懂得他一生承受的重压,是在整理编选他遗稿的现在......太晚了!为什么在他的有生之年,不能发掘他,理解他,从各方面去帮助他,反而有那么多的矛盾得不到解决!悔之晚矣。

  沈从文去世的时候,他的妻妹张充和在美国得知消息,为他写了四字挽联:星斗其文,赤子其人,不折不从,亦慈亦让。这16个字,被认为是对沈从文一生为人、作文的最贴切写照。

  (新媒体编辑:周铮澜)

热词: 两岸秘密档案 沈从文 情书

视频集简介

栏目名称:专题策划

栏目简介:专题,新闻专题,赛事活动,特别策划,活动,策划,台海网络电视台

860010-115802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