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七大家族 2018年02月22日

channelId 1 1 2 6d6eff9b4771f0c175b7fb4f2df82357
视频简介

栏目名称:台湾七大家族

  据说看完这七大家族的故事,你将洞晓台湾财富的秘密......

  由于特殊的历史和政治原因,家族集团企业一直是台湾民营经济的骨干与核心,并在经济、社会和政治生活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台湾地区历史上就有“五大家族”的说法。现在则被分为老五大家族和新五大家族。老五大家族,形成于19世纪末的日本殖民统治时期,由北至南,分别为基隆颜家、板桥林家、雾峰林家、鹿港辜家和高雄陈家。

  到了21世纪初,尤其是随着2002年以来台湾地区的金融改革,金融控股公司蔚然兴起并渐成气候,许多大家族和财团也加入金融业,从而产生了一类“金控家族”。据《福布斯》2013年台湾50富豪榜的统计显示,台湾地区前50大富豪中,近两成富豪的财富来源为金融业。于是,一些新兴家族后来居上,形成了台湾地区“新五大家族”,即台塑王家、远东徐家、国泰与富邦蔡家、和信与中信辜家、新光与台新吴家。

  在新老五大家族中,辜家是唯一“屹立潮头没让位”的政商家族。

  辜家的发迹始于辜振甫的父亲辜显荣。辜显荣1866年出生,21岁开始经商,往来台湾与沿海各大港口间。1895年,清政府在签订《马关条约》之后,被迫将台湾、澎湖列岛等割让给日本,日本军队在基隆港登岛。而当时小有名声的辜显荣则被台北大稻埕富商推举为代表,带领日本军队和平进入台北城,并协助维护台北城的秩序。辜显荣因这一举动被冠以“汉奸”的骂名。

  由于辜显荣对日本殖民统治的各项措施极力配合,且其为人处事深受日本人的赏识,因而顺利取得种种特权事业。不仅如此,辜显荣还积极从事土地开垦、金融业等各项投资,使得辜家的事业在日本殖民统治时期达到巅峰。

  二战之后,台湾结束了日本殖民统治,鹿港辜家并未受到“亲日”牵连,反而将家族产业平稳传承至第二代辜振甫。

  贵为“台湾头号红顶商人”的鹿港辜家,其百年兴旺离不开政商关系的庇护。

  辜家有多名家族成员曾在台湾历届政权中担任要职,发挥着巨大的影响力:早在清政府时期,辜显荣就因平乱有功获赏五品军功;在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就任台北保良局局长等显赫要职。其子辜振甫更是在国民党当政时期深受蒋氏父子器重,1956年被指派参加日内瓦国际劳工会议;1982年,辜振甫被提名为国民党中常委,进入国民党的权力核心;1989年当选台湾海基会首任董事长,其后成功5连任,并在1993年实现了两岸中断往来40多年后的首度正式接触,即“汪辜会谈”,在两岸和平发展史上写下浓重一笔。

  政商关系助力辜家可以及时把握政府政治经济动向,获取信息优势,在历次经济改革中掌握先机,从而保证家族企业在不断变化的政治经济生态中获得最大优势从而发展壮大。

  1949年开始,台湾进行土地改革,实施“耕者有其田”政策,将农林、工矿、纸业与水泥四家公营企业转至民营,将征收土地的地价折合成这四家公司的股票,发给地主作为补偿。当时,辜家是台湾第三大地主,拥有大约1万多公顷土地。辜振甫凭借政商关系获得改革信息优势,审时度势,将自家大量田产上缴,换得了四家公营企业的股票,这些股票对他日后在工商界重新崛起可谓功不可没。

  2002年,台湾地区实施金融改革,辜家再次占得先机,成立金融控股公司,经营范围涵盖股票、债券、保险、信托和彩票等多个领域,利用金融杠杆成倍扩张家族财富,使和信企业团的核心业务逐渐由台泥等实业过渡到中信等金控行业。

  独特的政商关系让辜家屡占先机,在每一次的政治经济生态变化中,辜家总能顺时应势,做大做强。

  当今新五大家族中,若从财富和影响力而论,当属以“塑料大王”王永庆(1917年—2008年)为首的王家。

  2018年1月10日,一年一度的台塑业绩发表会上,台塑四宝台塑、南亚、台化以及台塑化的董事长及高阶主管,一字排开,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满意的笑容。原来,台塑四宝去年税后盈余,高达新台币2424亿,刷新历史新高,交出了一张亮丽的成绩单。台塑能基业长青,这还要归功于台塑创办人王永庆、王永在所一同奠定的稳固基石。

  王永庆是家中次子,小学毕业后便到嘉义做了米店学徒,17岁时借钱开了自己的米店,仅一年后又开设了碾米厂。经营米店的经历淬炼了王永庆的经营理念,日后他总结为“一勤天下无难事”。

  到上世纪90年代初,王永庆台塑集团的产值一度占台湾GDP的5.5%,与台塑集团企业有着存亡与共关系的下游加工厂超过1500家。王永庆独创的“以追求成本合理化”为宗旨的经营哲学与理念,也成为企业界争相仿效的对象。

  而王永庆的理念能在台塑得以实现,离不开一个重要的帮手——他的弟弟王永在。人称“经营之神”的王永庆,和踏实肯干的二弟王永在,一路相互扶持、共同打拼,被外界形容是创业家和执行家的绝佳组合,两兄弟合作、互补,真正做到了兄弟同心。

  台塑集团不仅是台湾经济奇迹的最佳见证,其“憨牛精神”的企业文化,更与台湾人民的勤奋精神画上等号。

  在新五大家族的兴衰起伏中,遭遇波折最多的要属蔡家。

  创始人蔡万春(1916年—1991年)祖籍福建晋江,后移居台湾苗栗。蔡万春出生于苗栗竹南镇,其父蔡红只是个普通佃农。蔡万春小学毕业后带着弟弟蔡万霖北上台北,投靠姨夫做了菜贩子。在积累了一定经验后,蔡万春应聘成为资生堂化妆品公司的店员,后升任台中分公司经理。

  1937年,蔡万春辞职返回台北,开设了一家杂货店,主要经营酱油与米醋等。台湾光复后,蔡万春开始大举扩张事业,开设了大万商场等多家公司,逐渐在商业场上占据了地位。1950年,蔡万春当选台北市第一届市议员,后又出任台北第十信用合作社(简称“十信”)理事会主席,这成为他发家致富的又一个新起点。1960年2月,蔡万春在十信开创了一元开户的“幸福存款”储蓄运动,这一行动获得蒋介石的赞赏,蒋介石和宋美龄都亲自到十信开户,鼓励民众节俭储蓄。十信也一跃成为全台湾最大的信用合作社。

  靠着政商背景,蔡万春于1960年同他人合作成立了国泰产物保险公司,占60%股权,掌握公司实际经营权。两年后,蔡万春又申请开设了国泰人寿保险公司,自任董事长兼总经理。而蔡万霖则又成立国泰建设公司,进入房地产领域。到上世纪70年代末,国泰集团的经营范围已涉及金融、保险、交通运输、建筑、食品、电子等众多行业,事业达到全盛时期。

  1979年,蔡万春因中风患病,采取在家族内以交换股权方式分家分业,国泰集团一分为六:二弟蔡万霖、三弟蔡万才、小弟蔡万德、蔡万春长子蔡辰男、次子蔡辰洲、其他儿子等各分得一些企业。1982年,蔡辰洲当选台湾增额“立法委员”,大搞政商勾结,利益输送,同时大规模挪用所控制的十信与国泰信托资金进行投资扩张。但不久遭遇台湾房地产大跌,出现庞大的资金亏空。后“十信案”爆发,台湾司法部门收押了蔡辰洲,并对其判刑累计长达670年。蔡万霖与蔡万才拒绝援救,蔡万春家被迫交出了十信与国泰信托的全部经营权。1987年5月蔡辰洲病亡,“十信案”也就此了结。

  1991年12月,蔡万春病故。蔡万霖主导的国泰人寿集团改名为霖园集团,与蔡万才的富邦集团成了新蔡家的主要力量。上世纪90年代,台湾当局陆续放开金融业,蔡万霖将第一信托投资公司改制为银行,即国泰银行。蔡万才则先后成立富邦银行和富邦人寿保险公司,完成了金融业版图的搭建。

  在蔡氏兄弟中,蔡万霖一贯非常低调,为人处事谨慎,台湾媒体曾多次将其列为岛内首富,但他均不承认。由于长子蔡政达从小身体不佳,蔡万霖选择次子蔡宏图做接班人。后蔡宏图出任国泰人寿董事长,并与三弟蔡镇宇形成兄弟合作关系。2004年蔡万霖去世,霖园集团发展趋缓。

  蔡万才的事业也都交由两个儿子蔡明忠与蔡明兴主持,二人投资成立的台湾大哥大公司,成为台湾电信业三雄之一,实际影响力已超越霖园集团。除了金控版图之外,蔡万才对想要的标的物不出手便罢,一出手必定要到手,因此包括并购ING安泰人寿、跨足电信业、有线电视、购物频道,乃至于2008年,取得厦门银行的股权,抢下两岸金融首度合作的滩头堡,这全都承袭他一贯的作风。从国泰分家分到最小的版图到独霸一方,蔡万才在台湾金融史上也浓墨重彩地写下自己的一笔。

  

  台湾家族背后更多的故事,2月23日——3月1日20:40厦门卫视《两岸秘密档案》为您一一呈现

热词: 台湾七大家族 两岸秘密档案 厦门卫视

视频集简介

栏目名称:专题策划

栏目简介:专题,新闻专题,赛事活动,特别策划,活动,策划,台海网络电视台

860010-115802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