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说纷纭幼儿园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04日 09:27 | 来源:中国青年网


  学前教育的学者,在投影仪上展示研究成果。地方教育行政部门的代表,在台前介绍最新的举措。公办和民办的幼儿园园长,一边讲述一边提问,表达各自的诉求。

  2017年12月28日,第三届中国教育财政学术研讨会第二天,北京的一间会议室里,不同身份的人坐在同一个屋檐下,持续了一整天,进行了两次圆桌讨论,13个人上台作了报告。

  主办方为财政部、教育部和北京大学共同设立的北大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该所副研究员宋映泉解释,讨论的内容主要有四个方面,包括学前教育的办园体制、质量、监管和成本分担。其中,成本分担是教育部交给的政策研究任务,而监管和办园体制,是来自财政部的科研要求。这次会议“得到了两个部委的大力支持”。

  “我们从10月份就在筹办这个会议,原本只是想邀请学者为主,进行单纯的学术型讨论。后来发生了一些事之后,我们就把主题改了。”宋映泉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想借这次机会,让不同身份的与会者,从不同的角度,对学前教育面临的成就、挑战、问题和对策进行讨论。”

  入园难,入园贵,从业人员收入偏低,少部分从业者职业操守、专业伦理缺失,行政部门联动监管“缺位”……一条又一条的问题被罗列出来

  作为北京民办幼儿园日日新学堂的创始人,王晓峰称自己为“家长办学者”。这个头衔,他更在意“家长”这两个字。最初的办学初衷,也是觉得“找不到满意的学校”。

  前不久,日日新学堂所有的教学区域,都被主管部门要求装上了监控设备。但在王晓峰看来,这种“360度无死角的监控方式”,实际上“效果很有限”。

  “如何切实地避免我们的孩子受到伤害,这是一个难题,仅仅靠政府的监管,很难做到位。作为一位家长,作为一位家长办学者,我认为只有充分开放社会资源,发挥家长在幼儿园建设中的作用,才能从根本上改善这一问题。”王晓峰说。

  他认为,比起肢体暴力,幼师的态度和情绪等冷暴力,对孩子心灵造成的伤害更甚,“监控也无济于事”。

  来自山西某地级市的一位普通家长,对此深有感触。她告诉记者,她的孩子5岁,在当地一所民办幼儿园就读。幼儿园老师会号召班里的孩子们,孤立疏远那些“上课调皮”的孩子,不理他们,不和他们玩。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