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的“深夜食堂”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04日 16:50 | 来源:厦门日报


  在黄磊的《深夜食堂》里,聚集了许多无家可归和不想回家的人。但本文“深夜食堂”里的主人公们不是不想回家,跟家人好好吃顿饭;不是不想念新婚的妻子,好好坐下来,说说心里话;夜深了,他们也很困,却仍然坚守在接处警的第一线。实际上,一碗粥都要爱人送到公安分局,他才有得喝;一份面,都泡到稀烂,他们都来不及吃一口……

  连日来,记者走访多个公安分局、派出所,在这里,“深夜食堂”记录了民警们手里捏着对讲机、胸前挂着执法记录仪,身上的装备来不及卸下,他们匆匆来,又匆匆走。

  【镜头1】

  不同的饭点同样的坚守

  月上中天,正是好眠的时候。但湖里公安分局殿前派出所的食堂却经常彻夜灯火通明。

  昨日夜里11点半,民警洪明艺小小一碗面线糊竟吃了40分钟。因为值夜班,他并不能到食堂去吃,只能把食物打包到值班室来,伴着时不时响起的电话铃和对讲机呼号吃饭。就这期间,他一共接了6通电话,处理了4起警情,接待了3名群众。

  还没吃晚饭的办案民警吴挺,食堂一开门就忙着去盛了两碗面线糊和几个包子。不过这不是他自己吃,而是端给了值班大厅里的一位老人和抱着婴儿的年轻女子。这两人是父女关系,因工伤索赔结果闹到了派出所来。吴挺说:“我看着他们日子也不好过,想说等他们吃饱,再做做老人的思想工作。”

  食堂墙上时钟的指针,已指向凌晨1点,社区民警潘明思才刚刚从外面回来。他在外面忙了一天做基础排查,一刻也不得休息,只能趁着吃夜宵的时间忙里偷闲。一碗面线糊,一个包子,吃饭的间隙与同事闲谈说笑,临了还不忘给没回来的兄弟留些吃的。

  终于天色渐白,难熬的夜班也还是过去了。深夜食堂里,尽管民警们的饭点不同,但不变的,却是一份对工作相同的坚守。

  【镜头2】

  一口都没动的面

  7月9日,在忙了一整个白天后,又迎来了一个不眠的值班夜。但对于同安公安分局新民派出所的民警蔡清爽、卓夏成、李龙腾来说,这样的“高压加班”已是常态。午夜12点的时候,派出所带回了一名犯罪嫌疑人。值班的三人分工明确、配合默契——两人去审讯,一人做外围材料。

  白天要站岗,下午四点多的时候,他们只是匆匆扒了两口饭便算吃了晚餐。工作到凌晨,早已饥肠辘辘。“夜宵来啦!”12点半,有同事为大家带来了热腾腾的面,这无异于雪中送炭。可蔡清爽他们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却谁都没动。三人在那一眼中瞬间达成了一致——一鼓作气,手头上的事做完再吃!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眼看着手头案件的工作即将结束,又接到通知抓获了一名犯罪嫌疑人。蔡清爽和李龙腾赶赴刑警大队带人,卓夏成留守派出所办理外围材料。直到凌晨4点多,工作基本结束,那份为他们三人留的面,仍是一口都没被动过。

  【镜头3】

  打车送来的“爱心粥”

  7月10日上午,机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历时近三个月破获了华某某被骗八万元案。当天下午,民警苏聪伟他们的审讯工作却一度陷入僵局。因为犯罪嫌疑人拒不配合,审讯的进度只能一拖再拖,不知不觉,便已经到了晚上。

  “我原来说好了晚上回家吃饭的。”苏聪伟说,“但是看审讯没有进展,我就主动申请留了下来。”那晚,民警们一直忙到了九点多还没吃饭。

  陈筱彦与苏聪伟刚结婚不久,但因为丈夫是警察,两人的相处时间并不多。“那天他说要回来吃饭,我一下班就急匆匆地赶回家,熬他爱吃的蚝干粥。”陈筱彦说。晚上七点多的时候,粥就煮好了,可说好了回来的丈夫却迟迟不见踪影。

  眼见苏聪伟“爽约”,陈筱彦猜测他可能是工作太忙。担心他一忙起来又忘了吃饭,陈筱彦便用保温餐盒将粥打包,打车把“爱心粥”送到了分局。晚上九点多,在大队一楼的接待室里,夫妻俩面对面、头碰头地吃着粥。吃完饭还要继续工作的苏聪伟,喝粥的空隙也不忘多看看妻子。丈夫特殊的工作环境,注定了这对夫妻没有太多的相处时间。

  哪怕只是一顿晚饭,都可能因为突发状况而“泡汤”。可当大队领导前来向家属表达歉意的时候,这小两口却一笑置之,异口同声地说:“这样的晚餐味道更好!”

  (新媒体编辑:王琳)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