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孩子不当“受气包”又不做“小霸王”?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13日 09:02 | 来源:新浪教育


  下面是我对近几天网红文章《每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我要陪他向校园霸凌说NO!》的解读。

  这篇文章之所以瞬间爆红,在于它碰触到了人们心中过往的伤痛和对孩子的担心,太多的人童年时代经历了受欺负的噩梦,也有太多的人担心孩子到学校受欺负。同时社会心理学有一条原理:一切煽动性的宣传,瞄准情绪比瞄准理性效果好得多。在当下互联网时代,人们更是擅长用情绪说话,很少用理性说话。这篇文章红得有理由。

  我们看不到事发当时的录像,更不知道这些孩子在长期相处中的真相。我也无意为那两个“坏男孩”辩解。我现在看到的只是“受害者”母亲的一面之辞,那就从她单方面的话语中,说说我看到些什么吧。

  1、文章开篇,汽车导航目的地不是学校,是北医六院。诊断结果是孩子中度焦虑、重度抑郁——孩子在学校受的不是外伤,是否有必要去医院?孩子心理出现问题,最好的医生不是精神科医生,而是妈妈爸爸,从这文章来看,父母的文化程度不低,如果能在家好好安慰孩子,必然胜过去医院,看医生反而是对问题的强化。另外,精神类疾病的诊断本身就是模糊的,这样一纸诊断,对孩子有什么好处?即使诊断是准确的,又如何界定病情是由这一次事件引起?重度抑郁一般不会由偶发的一件小事导致,应是长期问题或极其重大的突发事件所致,而家长接下来的陈述确实也表明事件不足以引起“重度抑郁”。

  2、事件没说起因,过程是“一个男生从隔间扔下了一个垃圾筐,正砸在他头上”,导致孩子“一脸都是尿特别臭”,“他用冷水一边哭一边冲头,之后只好用红领巾擦干”,“他还要赶去操场上去检查做操情况,因为他是个体委。”——男生扔的是一个垃圾筐,有网眼,而不是一只尿桶,即使有男孩子调皮把尿撒到筐里,经过卫生纸吸收,再经过这一拎一扔,到孩子身上,应该是带来心理上的污浊感,不会真的“一脸都是尿”。孩子是体委,估计体力并不弱,如果那两孩子一直这样欺负他,似乎说不过去,或者家长早该出面了。如果是偶然的一次,这不过是男孩子间的淘气,应该不属于霸凌。

  3、“他家孩子从三年级开始骂我儿子侮辱性外号,四年级时不时推搡踢撞”——起外号,推搡踢撞,这些实在算不上霸凌手段,哪个男孩子小时候不经历这些?文中并未列举那两个男孩子其他的恶行,所以那两个男孩子应该也是正常的孩子。如果说那两个孩子确实是霸凌的主,行为一直恶劣,家长为什么允许它发生时间这么久,孩子为什么不早点向家长求助?文中看来,家长并不是那种委曲求全的人,在扔垃圾筐事件后,“当即就给班主任打电话,要求那两个孩子的家长到学校解决问题”。陈述中的矛盾,是不是反映了家长对这一次事件的过度反应?

  4、班主任老师对受欺负的孩子说“发生这事你怎么不告诉我呢?我在间操时看见你也没发现你有什么不对劲啊!”这位班主任后面采取的让两方孩子在一起玩,并且拍下他们和谐游戏的照片发在班级群里——班主任这样说非常正常,不知家长为什么会认为这样的说法“奇葩”。我当过班主任,换作我,在家长找到学校要说法的情况下,第一句话应该也是这样说。而且班主任想要协调两个孩子的关系,不激化矛盾,通过让孩子们在一起玩,发照片的方式从外围来促进孩子们冰释前嫌,这是非常得体和有爱的,说班主任此举“雪上加霜”,不知是怎么得出的结论。

  5、我数了下,前后和这位家长打交道的有9个人,两个家长,校方的班主任、教研组长、教学校长、德育主任、学校书记、德育副校长、另一位老师——在这位家长的陈述中,这些人似乎都是冷血动物和不明是非者,都有漫画式的可笑和可恶——别说是有名的中关村二小,一个名声不佳的乡镇小学也不至于一下聚集这么多坏人吧。那么,这位家长陈述的情况可信吗?他的评价客观吗?

  6、家长提出四点诉求,这四点,给我是校长我也无法认可。明眼人都可以看到,家长这样的要求不是在争取权益,只是在泄愤。除了第三条“让施暴者的家长道歉”可以接受,其余三条都是霸王条款,体现的是单方面的意愿,不公允不理性。这样解决下去,最终伤害的是事件中所有的孩子。

  现在学校老师们,包括校长除了繁重的教学任务,承担了太多各种各样的压力。在一些私立学校或公立优质学校,由于家长构成来源比较“高端”,家长们成了强势者,教师成了弱势群体。事实是有些家长就利用学校不敢得罪家长的心理来霸凌学校和教师。我女儿上初中时,就读的是一所私立学校,在一次家长委员会上,一位妈妈指着校长的鼻子训斥,责怪学校不给学生每人每天发一条鸡腿,说她儿子在家天天要吃一条鸡腿。对于这样的无理取闹,校长也只能点头微笑,说要下去和董事会反映一下。尤其现在,社会上的很多人也把自己对教育体制的不满全部发泄到学校和老师头上,此次事件中网民几乎一边倒地指责事发学校,看着网上汹涌的情绪,感叹当老师现在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

  儿童的世界其实非常单纯,很多所谓的问题,其实是成年人强加的,其中比较典型的就是把孩子间的冲突关系看成是“犯错误”,尤其是看成欺负和被欺负的关系。现在很多家长会对孩子说:我们不欺负别人,但也绝不让别人欺负。这样一种教导,可能让孩子学会不吃亏,但人生很长,“不吃亏”到底是一道护身符,还是一种隐患?发生在成年人世界中的无数事实已让我们看到,从不吃亏的人或报复心重的人,反而活在十面埋伏的危险中。

  愿霸凌事件越来越少,愿每个孩子都能快乐无忧地成长!(本文选自《尹建莉》的博客)

  (新媒体编辑:罗惠)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