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走三年 终帮弃婴落户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10日 10:10 | 来源:厦门日报


  接过民警递来的户口本,石瑞荣双手有些颤抖,他急急翻开,当看到户口本上终于有了属于孩子的一页时,石瑞荣的眼眶一下就红了,他用粗糙的手指反复摩擦着这一页,话都说不利索,“我等这一天,等了三年,警察同志,你真是我的亲人啊……”

  三年的漫漫“落户路”,昨天(3月9日),五通边防派出所民警侯航亮向记者慢慢道来。

  惊喜

  天桥下捡回一个“儿子”

  2013年4月15日傍晚,环卫工石瑞荣跟老婆清扫完路面准备回家,路过坂美村天桥时,传来一声微弱的啼哭。循声到桥墩,石瑞荣发现一团毛毯包裹物。小心揭开毛毯,一个拳头大小的脑袋露了出来,眼前的小家伙双眼紧闭,张着嘴双腿乱蹬。“是个男婴!”石瑞荣又惊又喜,在包裹里,他发现这样一张字条:“出生五天,家庭困难,希望好心人领养。”

  石瑞荣和老婆不知所措地在路边站了许久,也没等到任何人。向村干部报备后,石瑞荣暂时先将男婴抱回了家。

  两三天后,还是没有任何消息,膝下无子的石瑞荣跟老婆商量,“不如我们去给他上个户口,将他收养了吧。”4月20日前后,石瑞荣抱着男婴走进五通边防派出所。

  奔走

  多个部门来回,三年跑了数十趟

  得知来意,民警侯航亮先进行了核实——采集男婴血样,在公安部建立的打拐DNA信息库比对后,未发现有相关被拐儿童父母的报案。

  但为孩子落户远比想象中复杂,跑了包括民政局、福利院、坂美村村委会等多个部门单位后,侯航亮发现,由于男婴没法提供出生证明,户口落不了。

  看到石瑞荣夫妻对孩子十分疼爱,侯航亮多次上门了解情况、到坂美村周边走访、去相关部门了解最新落户政策,三年内,来回跑了四五十趟,直到去年8月,厦门市出台《厦门市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专项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从民政部门得知这一消息后,侯航亮第一时间找到石瑞荣,“有办法了,孩子的户口终于可以解决了!”

  仔细研究“方案”后,侯航亮发现,石瑞荣夫妻满足“与抚养人共同生活满3年”这一要求,于是,侯航亮立即联系石瑞荣居住地的村民委员会,开具相关证明。随后,又找到村干部、两名邻居、一名知情人做好笔录……一连串手续办理下来后,已经到了今年年初。

  在湖里公安分局公示1个月后,3月1日,侯航亮将加印好的户口本送到石瑞荣手上,石瑞荣不停鞠躬,“我们等这一刻等了三年,没有户口,孩子的上学都成问题。”老婆卢金叶则在一旁抹泪,“侯警官,我俩没文化,啥都不懂,多亏了你啊……”

  昨日,石瑞荣夫妻俩抱着儿子丰丰再一次来到五通边防派出所(上图),小丰丰一看到侯航亮,伸着小手就扑上去:“叔叔抱。”卢金叶告诉记者,三年时间,侯航亮几乎每个月都会来家里了解情况,“你看丰丰多喜欢他,他早都是我们的家人了,今年9月,丰丰就能跟其他孩子一起上幼儿园了……”

  【链接】

  厦门无户口人员

  登记户口相关规定

  《厦门市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专项工作方案》规定:

  对被捡拾抚养、查找不到生父母和其他监护人的未成年人,公安机关应在该未成年人登记常住户口前,会同所在地的镇政府(街道办事处),动员抚养人将未成年人移送市社会福利中心抚养,并为其登记市社会福利中心集体户口提供便利。

  对于经动员,抚养人仍坚持自行抚养并拒绝将该未成年人移送市社会福利中心登记的,与抚养人共同生活满3年、抚养人居住地的村(居)民委员会同意由抚养人承担监护责任并出具相关证明,经所在地公安机关调查核实并采集血样进行“打拐”备案后,暂时以“非亲属”关系在抚养人处登记常住户口。

  (新媒体编辑:苏璟娴)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