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不拒绝相亲:对爱情有更高期待

发布时间:2017年02月07日 10:01 | 来源:中国青年报


  春节本该一片喜气洋洋,年轻人却只求“平安”。返乡过年,成了年轻人眼中幸福的烦恼。其中,相亲是回家过年的一大挑战。有别于人们之前的想象,相亲不是大龄剩男剩女的专利。有媒体报道,一位大四女生从大二开始被家长安排相亲,相亲对象不下10个。这种情况恐怕不是个例。

  相亲是传统婚恋模式的顽固残余吗?不能那么武断。在很多时候,相亲无关传统和现代,而成了适龄青年解决婚恋问题的最现实方式。由于社交圈子狭窄,指望“自由恋爱”找到对象并不简单。正因如此,不光家长积极运筹帷幄,他们被相亲的子女也经常半推半就,吐槽和抱怨有之,顺从和参与亦有之。在我身边的年轻人中,在父辈的帮助下确立恋爱、婚姻关系的不在少数。

  相亲是乡土的,因此相亲多发生在假期回乡时。试想一下,两个在同一城市生活却素不相识的年轻人,只有回到自己共同的家乡才能相识,难道不是一种奇妙的境遇?滚滚的城市化潮流模糊了人的面孔,固化了人的伪装,只有回到家乡,人们才能够卸下提防,摘下面具,心平气和、客客气气地坐在一起谈谈交往的可能性。而回到城里,男女交往不知要经历多少的迂回、辗转、试探、互相伤害,从这个角度看,扎根乡土的相亲配对效率的确够高。

  然而,依赖相亲也限制了年轻人交往的内涵与外延。赫赫有名的上海人民公园相亲角就是一个极端的例子。在那里,很少能看到年轻人的身影,参与相亲活动的都是父母。相亲被指标化,择偶者年龄、身高、学历、工作、月薪、房产和户口等信息“挂牌上市”。不能说这些指标不重要,不会影响婚恋关系,但父母能够看到的更多是停留于表面的信息,至于双方是否情投意合、志趣一致,全然没有考察的渠道。

  青年作家蒋方舟写过文章讲述自己有限的相亲经历。她认为,人在答应相亲的一刹那,就把自己摆在一个被面试的位置上不能动弹。这大概点出了一些人吐槽相亲的真实想法——一旦参加相亲,就把自己放入了某种被动境地,自己所有的条件都仿佛要受人检阅。相亲成功固然好,但是底牌出尽,未来少了回旋余地;相亲失败,情不投意不合,简直成了一场互相伤害的灾难。

  热心组织相亲的家长未必懂得,除了收入、房产、学历、相貌的“门当户对”,影响相亲是否成功的因素还在于双方的见地。见地同样需要“门当户对”“旗鼓相当”,三观不同,条件再好也互相瞧不上。吐槽相亲,不是因为高傲和孤僻,而是因为相亲往往伴随着价值观冲突。俗话说买卖不成仁义在,没有共同价值观支撑的相亲,就像不明码标价的买卖,不仅仁义不存,还会树立仇家,就像蒋方舟讥讽嫌她太丑的相亲对象一样。

  18岁出门远行,年轻人为了事业和理想在外奋斗,常以“不着急”掩饰谈婚论嫁方面的迟钝。但是,看到同龄人乐滋滋地“撒狗粮”,却又让人坐不住,要不要相亲,也就成了进退维谷的尴尬。可以预见,不管乡土文化如何被城市文明所压制,相亲在很长时间内仍会是很多人解决终身大事的主要方法。相亲是背负传统文化的现实选择,喜欢也好,排斥也罢,都表达出对理想爱情的美好期待。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