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班的哥的“艺术晚年”

发布时间:2017年01月20日 17:49 | 来源:厦门晚报


  一大早赶到电视剧《舞者》剧组拍戏,下午2点半结束后,让剧组专车把自己送到湖里区老年大学,那里还有一大队粉丝翘首期盼他来上京剧课。下了课,又立马打车赶到软件园二期参加一条公益广告的拍摄。这是71岁的梁克岩一天的行程。

  面对越来越多的演出和拍摄邀请,梁克岩有些不习惯。他说:“年轻时都在为生活奔波,想不到,现在老了反而过上了这么精彩的生活。”

  痴迷京剧的少年

  别人睡觉他在苦练

  迫于生计放弃梦想

  梁克岩是齐齐哈尔人。15岁那年,他进入当地京戏团当了4年学徒,学习唱京剧、拉京胡。梁克岩说,当时他对京剧和京胡相当痴迷,别的学徒都睡了,他自己偷偷躲在角落里练习。然而,为了养家糊口,19岁时,他退出了京戏团,此后的40多年,再未从事过任何跟艺术有关的工作。

  后来,梁克岩在木材厂当了6年工人,在汽车厂当了8年维修工,后来又在厂里开起了客车。因为工厂不景气,54岁时他内退了。此时,在百货公司上班的妻子也下岗了。一双儿女都还未工作,一家四口一下子失去了收入来源。梁克岩和妻子每夜辗转反侧,思考要去哪里找工作。

  偶然间,听说几个老乡在厦门开出租车,赚了不少钱,梁克岩决定闯一闯,带着儿子来到厦门开起了出租车。儿子开白班,梁克岩开夜班,妻子和女儿留在了老家。父子俩省吃俭用,几年下来,日子渐渐好了起来。

  60岁那年,梁克岩决定退休,把开夜班的辛苦活转给了别人。让他想不到的是,等待他的是一个精彩纷呈的“艺术晚年”。

  重拾技艺的老人

  出门办事也带京胡

  成协会的“顶梁柱”

  退休后,梁克岩加入了京剧协会,成了协会里的京胡伴奏。除去4年的“童子功”,这几十年来他一直在为了生计奔波,很少拉。但他很快就拾回了当年的手艺,成了协会里的“顶梁柱”。梁克岩说:“小时候不用看谱,就能背几百首曲,现在谱全忘了。不过京胡这门手艺是不会忘的,学过了就烙在骨子里。”

  有时上午和下午都要出门办事,梁克岩觉得中午再回家很浪费时间,因此,早上出门时他就把京胡带在身上,中午吃完饭就到公园里找一个没有人的角落练习。

  有一次,梁克岩在中山公园里的一座亭子里练习,一个游客循声而来,听得如痴如醉。一曲拉毕,梁克岩与他攀谈了起来,原来这名游客也是京剧票友。他说:“我很久没有听到拉得这么好的京胡曲了。”征得梁克岩的同意后,他用手机把梁克岩的练习曲录了下来,说要做成视频慢慢欣赏。几天后,他果真用微信发来了自己制作的视频。

  2015年,梁克岩被聘为湖里区老年大学京剧班的授课老师。2016年,他登上了“银龄梦想秀”舞台,一曲京胡独奏《夜深沉》技惊四座,获得了金奖。

  小有名气的演员

  参演作品达上百部

  已成“爸爸专业户”

  除了京胡和京剧,梁克岩退休生活的另一大重点是演戏。从接拍第一部戏到现在,他参与过的电视剧、电影及广告已达上百部。厦门的几家影视公司甚至跟他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只要需要老人、爸爸之类的角色,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很多现场工作人员都叫他“老戏骨”。

  “刚开始我也没经验,第一次演一个台词很多的角色,表演时一着急,台词全忘了。那次可真是难堪。现在每次表演前,我都要把台词背得滚瓜烂熟。”梁克岩说,他年轻时从未演过戏,最开始也是从群众演员、“人肉背景”开始演起,后来慢慢有了几句台词,没想到现在成了小有名气的“爸爸专业户”。

  谈起演艺的秘诀,梁克岩说,可能是受益于小时候学过京剧。“京剧对眼神和面部表情的要求很高,一出场,一亮相,一颦一笑都大有讲究,所以我对面部肌肉控制得很好。”说到这里,梁克岩演示了京剧里几种不同的“笑声”,根据情节不同,都有所区别。另外,梁克岩觉得,自己从事过的工作对表演也大有帮助,年轻时吃过不少苦,也加深了他对生活的理解,“这些经历让我能够更好地揣摩角色的内心。”

  (新媒体编辑:王琳)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