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旬女化身“千面娇娃”骗钱

发布时间:2017年01月19日 12:27 | 来源:厦门日报


  奶茶色头发,五六厘米高的高跟鞋,一身呢大衣配着擦得锃亮的皮包,这让50岁的她看上去一副贵妇派头,被抓后,她仍接着演戏,“我先给一个当大队长的朋友打个电话,让他把我的路虎开走……”

  在此之前的6个月,她简直就是“开了挂”的“千面娇娃”:原市领导的干女儿、公安局局长的秘书、中央警卫局的工作人员、大型国企董事长的继女,各种“高端”身份对症切换。以一套忽悠本领,利用各种渠道找寻目标,至少骗走四名受害人六万余元。凭借一颗痣,民警终于将她的“面具”撕下——她的真实身份,不过是一个只有初中文化的“无业游民”。

  谎言编得太离谱,总有一天会把自己绕进去——湖里派出所在严打“盗抢骗”等各类违法犯罪活动中,民警巧妙设局,当场将该名女嫌疑人抓获。昨日,办案民警张煌钩向记者讲述案件经过。

  【案发】

  假装帮店主 骗走11800元“罚款”

  4日下午五六点,值班民警张煌钩接到报警电话,电话里,一女子吞吞吐吐,试探着问,“警官您好,能不能咨询你一个问题?”随后,女子讲述了自己的苦恼——事情要从去年年底说起。

  去年12月30日,干货店老板娘李女士收到一条添加微信好友的申请,李女士立马通过。“我是冉姐,你们店里有枣夹核桃吗,我买一点。”谈好价钱,双方约好到货后,“冉姐”亲自上门取货。

  谈完此事,“冉姐”帮李女士拉起了生意,“我这边有几个老板打算集体送礼,你那边有礼盒吗?需要几百份。”一看来了“大客户”,今年1月4日新货一到,李女士就让老公打车去接“冉姐”。

  一到店,“冉姐”又开始跟李女士拉家常,李女士聊着聊着就吐起苦水,“最近这一带在整治外墙,我们违章搭建的部分都要拆掉,唉……”

  “你真是找对人了,我干爹是原市领导,我跟城管也熟,我帮你。”说着,“冉姐”开始打电话。

  没几分钟,“冉姐”挂断电话,“OK,只要交11800元罚款就行。”一听这话,为这事发了几天愁的李女士立马喜笑颜开,当场就让老公用微信将钱转给“冉姐”。转账成功后,“冉姐”急着要走,“派出所所长找我有事,先走了,明天城管会来拍照,你们别忘了备几条中华烟……”

  当天下午五点多,李女士越想越不对劲,纠结半天,拨打了110。跟民警讲完事情经过后,李女士补充,“我就是想咨询一下,我不知道她是不是骗子,你们别抓她,万一,她真要帮我……”

  根据办案经验,张煌钩知道其中一定有诈,为了证实,他根据李女士提供的线索进行研判。果然,类似的诈骗手法出现在近期立案的三起案件中。

  【抓获】

  凭借一颗痣 撕下她的假“面具”

  仔细梳理已掌握的四起案件,张煌钩想出对策,“这个骗子如此嚣张贪婪,只要有利可图,她一定还会出现。”4日晚,张煌钩和办案队队员一起去李女士的干货店踩点,并交代李女士,“你想办法跟她周旋,只要她出现,立马联系我。”

  5日晚11点,张煌钩接到李女士电话,“怎么办,她来了!”“别急,按我说的做,聊天,稳住她!”

  张煌钩立即通知值班民警出警,短短5分钟,民警就赶到干货店将“冉姐”抓获。

  被带到派出所后,“冉姐”仍一副贵妇模样,她慢悠悠掏出手机,“我先给在成都当刑侦大队大队长的朋友打个电话,他会飞来看我的。”电话拨通后,“冉姐”对着电话交代,“你来之前先把我停在xx的路虎开走……”

  随后,民警对她展开突审。“叫什么名字,身份证报一下。”“冉姐”抬抬眼皮,张嘴就报出一串数字。张煌钩一查,确实有这么个人,年龄籍贯也吻合,只是身份证上的人,明显胖一些。

  “就是我,我前几年得了病,瘦了。”“冉姐”解释时,张煌钩将照片放大再放大,“这根本不是你,你左侧下巴有一颗小痣,身份证上的照片根本没有!”

  这下轮到“冉姐”傻眼了,又经过一番心理攻势,“冉姐”终于如实交代。

  一查,哪里是什么贵妇,眼前的女子名叫齐某英,50岁,福州人,只有初中文化不说,还是个“无业游民”——这个“千面娇娃”精心编织了6个月的“富贵梦”,瞬间被民警击得粉碎。

  【梳理】

  和你拉家常  找痛点“对症下药”

  以干货店诈骗案为基础,以现有证据为线索,张煌钩又继续深挖,将前三起案件串并梳理,发现了这个骗子的“千面”之处。

  第一起案件发生在去年7月22日至8月6日。“冉姐”来到位于殿前社的一家美甲店做美甲,做着做着,就跟女老板胡某聊成“知己”。胡某很快就向她倾诉,“我家里两个小孩都面临升学,真难。”“我跟好几个学校的校长都熟,你包个4500元的红包,我去帮你说。”接下来的几天,“冉姐”每天都会光顾美甲店,以给不同领导打点不同事情或以闽南各种送礼习俗为借口要钱,前后共骗走胡某14476元。

  第二起发生在去年10月8日至19日。这次,“冉姐”先混进一个本地QQ群,添加外来打工人员唐先生为好友,聊了两次,唐先生就吐露心声,“我想买套经济适用房,可是厦门房价太高。”“别急,我后妈是大型国企董事长,我帮你找一套。”随后,“冉姐”主动提出去唐先生家吃饭,在饭桌上以“3%购房税”为借口,骗走第一笔钱2800元,接下来又以“费用不够、保障金”等理由连骗四次,前后五次共骗走唐先生28580元。

  第三起发生在去年11月30日至12月3日。早在去年6月,许小姐在门口树荫下乘凉时,“冉姐”就凑上去搭讪,并互加微信好友。11月30日,“冉姐”突然找到许小姐,“还记得我吗?我看你朋友圈,你是减肥俱乐部的教练啊,我一会去你那咨询下。”过去后又是拉家常,拉着拉着,许小姐透露出自己的房子违建了,最近正在打官司。一听这话,“冉姐”立马来了精神,“我是公安局局长的秘书,马上要升任副局长了,你找我帮你处理啊。”随后几天,“冉姐”以“起诉费”、“违约金”等为借口,分三次骗走许小姐6550元。

  【支招】

  谨防“知心姐姐”

  “这个骗子就狡猾在先当‘知心姐姐’,以各种勾搭渠道先让受害人上钩,之后就使劲忽悠,引受害人吐出苦水。一旦抓到受害人痛点,她就能更好地对症下药,加上她的穿衣打扮,很容易就让病急乱投医的受害人交出钱来。”张煌钩称,“因此,一定要提醒市民朋友,不要向接触不多的陌生人吐露任何跟自己利益相关的信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些,都会成为骗子攻破你心理防线的把柄。”

  【花絮】

  她不仅骗钱

  还骗协警感情

  齐某英被抓后,第一个电话打给了所谓的“成都刑侦大队大队长”,这个人究竟是谁?

  要追就追到底,为此,张煌钩又联系了“大队长”,谁知,还真有此人,不过,他的真实身份只是成都某派出所的一名协警,大伟。而大伟的另一个身份,是齐某英网恋3个月的男友。

  当张煌钩告知大伟齐某英因涉嫌诈骗被抓后,大伟发来几张照片,“这是她当时发给我的照片,你说的是她吗?”看到照片,张煌钩哭笑不得,照片里分明就是个二三十岁的年轻美女,“你被她骗了,她已经50岁了,你们交往了几个月你都不知道她的名字吗?”

  “不可能!她不会骗我,她是中央警卫局的工作人员,身份是保密的。你才是骗子,还敢乱冒充警察!”大伟气愤地结束了对话。

  几天后,联系不到女朋友,大伟才恍然大悟,主动找到张煌钩,“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你们不要伤害她……”

  【提醒】

  小心这些伎俩

  ● 加微信装大客户

  ● QQ聊天获信任

  ● 假装美甲套近乎

  ● 主动搭讪赢好感

  ● 发美女照骗感情

  (新媒体编辑:王琳)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