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中国对校园霸凌说“不”

发布时间:2017年01月05日 09:52 | 来源:青年参考


  不久前,《每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我要陪他向校园霸凌说NO!》一文在网络上流传,让校园霸凌问题成为人们热议的焦点。英国广播公司(BBC)称,校园霸凌问题并非中国独有,但在中国,一些父母选择通过社交网络“自己解决这个问题”。

  事实上,中国政府和有关机构一直试图为校园霸凌现象“开药方”。2016年12月28日上午,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召开了“关于防治中小学生欺凌和暴力工作发布会”。会上,检察机关汇报了防治中小学生欺凌和暴力工作的有关情况,发布了依法履行检察职能、积极参与防治中小学欺凌和暴力的典型案例。

  校园霸凌事件并不鲜见

  “课间操时,儿子一个人去卫生间小便,随后同班的两个男生跟了进来,一个堵在他所在隔间的门口大喊:‘xxx我要打开门看看你的屁股!’另一个男生从旁边的隔间扔下了一个垃圾筐,正砸在他的头上,尿和擦过屎的纸洒了他一脸一身。那两个男生见状,哈哈哈一阵嘲笑跑走了。”

  在《每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我要陪他向校园霸凌说NO!》这篇文章中,北京中关村二小学生李某的母亲称,自己的孩子因遭受霸凌而被诊断患有“急性应激反应”。这位母亲写道,她向学校及海淀区教委反映此事,恶作剧的两个孩子也承认了,但一名对方家长觉得“就是孩子淘气”,拒绝道歉。老师定性此事为“就是开了一个过分的玩笑”,并让她放弃“处理惩戒施暴的孩子、让施暴者的家长道歉”等4点诉求。

  BBC称,这位母亲将自己10岁孩子的遭遇写成了文章,并通过微信传播,获得了大量浏览和转发;在中国,诉诸社交媒体被认为是一种能够引发公愤,以此呼吁相关部门采取行动的有效手段。

  此后,网上逐渐出现不同声音,一些自称“中关村二小其他学生家长”的人称,发帖的“被欺凌”学生家长“夸大事实、借题发挥”。中关村二小则发表声明称:“从事发到现在,学校一直在积极努力协调,客观、公正地处理几方家长间的相关诉求和矛盾纠纷。本着保护好每一位未成年孩子的合法权益,学校还将做持续努力,力争达到多方认可的结果。”

  BBC称,这一校园霸凌事件被推上风口浪尖,引发了新华社、《人民日报》等中国官方媒体的跟踪报道。在涉事家长与校方一直未就事件处理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校方聘请了专业心理团队,自2016年12月中旬起,为学生、教师、家长进行为期半个月的心理辅导。

  在中国,校园霸凌事件并不鲜见。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早在2012年,针对广东省南部4个城市的一项研究就显示,21%的中学生承认自己是校园霸凌的参与者——作为犯罪者、受害者,或两者兼而有之。

  刘丽珠(音)15岁的儿子在高中一直被欺负,他不敢告诉父母,一直保持沉默,直到最后因脾破裂住进医院。“他们打他,折磨他,毫无原因。”刘丽珠告诉CNN:“我心疼又伤心,儿子是我的骨肉啊。”报道称,在刘丽珠出示的照片中,孩子的四肢充满淤血。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崛起,社交网站上经常出现一些和校园霸凌相关的视频。2016年,一段流传甚广的视频显示,一名12岁的深圳男孩因拒绝给学校帮派支付“保护费”而被打。视频中,那个男孩被摔倒在地,缩成一团,被周围孩子反复踢打。

  社会应形成“对校园欺凌行为坚决说不”的共识

  “中关村二小霸凌事件”还在发酵中,最后的解决方案尚未发布。

  欺负刘丽珠儿子的学生以严重伤害的罪名被拘留,但在他的父母同意支付21万元的赔偿金后被释放。

  深圳12岁男孩的视频在网络广泛传播后,引发了公众的谴责。2016年12月19日,打人学生的家长最终同意道歉并支付受害者的医疗费及其他损失。

  在北京工作的律师张延峰(音)告诉BBC,在面对霸凌问题时,用金钱解决可能并非最佳途径,但在中国十分普遍。“要求金钱赔偿被认为是最好、最快也是最和谐的方式,如果最终问题无法解决,那么我会建议父母诉诸法律。”张延峰说。

  他同时指出,这时家长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赔偿只需几天就能办妥,而走司法程序需要数月甚至数年才能有结果。

  此外,在面临严重的霸凌问题时,父母有时很难寻求法律援助。《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对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应当依法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面对不断增加的校园霸凌,学校采取的最好措施就是展开反霸凌教育。但教育界人士认为,这种说法过于模糊,也没有惩罚措施,无法反映中国社会和学校严肃处理霸凌问题的态度。

  政府和社会也应严肃对待这一问题,正如2016年12月28日,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新闻发言人肖玮所说,维护校园安全,保护孩子健康茁壮成长,学校和家长肩负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而社会作为一个大环境,应在法律和制度的引导下形成“对校园欺凌行为坚决说不”的共识。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2016年1月至11月,中国全国检察机关共起诉涉嫌校园欺凌暴力犯罪者2337人,批准逮捕此类犯罪嫌疑人378人,其中包括一名15岁的少年,他因抢劫同学被判3年监禁。

  在一些教育专家看来,在中国,家长和学校都十分重视孩子的成绩,忽略了向他们进行价值观、道德教育,以及传达对社会行为的适当认知。在重点学校,这一点尤其突出。

  更糟糕的是,一旦学校出现霸凌问题,管理者首先想到的是减少对学校形象和声誉的影响,而不是如何帮助孩子,很多学校更愿意用“恶作剧”或“误解”来回应。

  美、日、韩如何应对校园霸凌

  “霸凌”一词从英文“bully”音译而来,指恃强欺弱者、恶霸。在国际社会上,使用最广的霸凌定义来自挪威学者丹·欧维斯,“一个学生长时间并重复地暴露于一个或多个学生主导的负面行为之下”。

  校园霸凌问题出现在世界各地。在美国,校园欺凌情况严重。调查显示,大约1/4的学龄孩子为长期受害者,大约30%的孩子被卷入欺凌事件,不是加害者就是受害者。

  韩国保健和社会研究院不久前的一项调查显示,在韩国9岁到17岁的儿童里,每三人中就有一人有过遭受校园暴力的经历,每五人中有一人实施过校园暴力。

  日本政府2014年公布的《儿童和青少年白皮书》显示,日本校园欺凌现象普遍,在为期6年的追踪调查中,近九成学生曾遭遇校园欺凌,形式包括集体孤立、无视、说人坏话等。

  美国从2000年开始立法严厉惩处校园欺凌行为,目前,全美约有45个州颁布了《反欺凌法》。这些法律要求学校职员发现欺凌行为时必须立即报告和干预,调查并惩罚加害者,通知家长,并提供心理咨询援助。

  韩国政府于2012年、2013年和2014年连续出台了预防和治理校园暴力对策方案,并开通了举报校园暴力的24小时电话热线。

  韩国政府和民众认为,加强人性教育才能从源头上“疏”解暴力的诱因。2014年12月29日,韩国国会通过了《人性教育振兴法》,以法律形式规定人性教育成为韩国幼儿园及中小学的必修课,韩国由此成为世界上首个推行义务人性教育的国家。

  日本国会在2013年通过了《校园欺凌预防对策推进法》。日本文部科学省要求学校教职员工接受相关培训,还将应对校园霸凌的表现纳入教师的评估系统。

  日本不少地方的教育部门和学校设立了“校园欺凌问题对策委员会”等机构。因校园霸凌问题而出现自杀等严重事态时,该机构具有自行调查的权力,防止学校或教育部门牺牲学生的利益。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