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义大哥”爱为外来工维权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05日 15:10 | 来源:海峡导报


  湖里区外来青年文学社社长、全国百优志愿者、福建省十佳青年志愿者、厦门市十佳青年……这些响亮的身份都属于同一个人:颜明亮。

  颜明亮是安徽人,1996年19岁时到厦门务工,是外来人员,现在厦门经营一家服装企业。他也因此从打工仔,变成了一名老板。

  颜明亮的外在身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有一个身份却至今未变:志愿者。1998年,他加入厦门市志愿者队伍,2003年,加入湖里区外来青年文学社,在志愿服务的过程中,帮助外来务工人员公益维权800多起。因此,他被在厦的外来工们誉为“仗义大哥”。

  电话成了“维权热线”

  过去十来年,各项法规和保障措施不完善,拖欠工资、工伤无法获得赔偿等侵害外来务工人员合法权益的事情经常发生。对于维权,颜明亮深有体悟:早在1996年,19岁的他初到厦门在服装厂打工的时候,每天工作达到12小时以上,工资很低。要辞职时,不仅拿不到工资,老板还要扣押他的身份证,并让他花100元赎回。

  那时,颜明亮就暗下决心,希望有朝一日能够为权益受到侵害的外来务工人员讨个说法。为此,他拼命学习法律知识,经常向劳动部门请教,还定期到外来务工人员聚集的地方摆摊,公开自己的联系电话成为“维权热线”。

  成功的维权案例越来越多,特别是在湖里《外来青年》杂志上公布了他的电话后,颜明亮的手机几乎成了维权热线,有的时候大半夜也有人来打电话咨询、求助。

  指导外来工维权

  颜明亮指出,长期以来,外来工与用人单位在薪资支付、购买社保、合同签订、工伤赔偿等方面的纠纷一直比较突出,而一旦权益受到伤害,很多外来工却不知如何进行维权,甚至采取一些过激手段,还将自己陷入违法犯罪的困境。

  小王是一名外来工,2003年在厦门一工地干活时木屑扎入眼,废了一只眼睛。当时,他为包工头打零工,并没有按照法律程序签订有效的劳动合同,包工头只用2000块钱就打发了他。小王感觉很憋屈,甚至有做出极端行为的冲动。为了帮助陷入绝望的小王,颜明亮一步步指导他,经过2个多月的努力,小王一纸诉状将公司告上了法院,并为小王争取到了7万余元的赔偿。

  无独有偶,小罗高中一毕业就从江西来厦门的一家电子厂打工,上班时碰伤了头,家人担心他单独在外打工不安全,想让他回老家继续上学。当小罗提出辞职时,不仅被扣押了工资,还不退还毕业证书。颜明亮了解情况后,多次与小罗所在的公司老板沟通。“一开始,公司很嚣张,还放出不少狠话。”颜明亮说,维权需要耐心,他一次又一次把法律法规列给对方看,跟他们说明利害关系,最后,不仅成功取回小罗的毕业证,还一并帮他讨回了工资、医药费和误工费。

  进社区“摆摊”普法

  2003年,文学社设立了维权部,并开了杂志专栏“维权之窗”。这10多年里,颜明亮已帮助厦门外来务工人员公益维权了800多起。

  “最近几年厦门的这类劳动纠纷发生比例下降不少,但仍有些企业会钻空子,而文化素质相对较低的外来务工人员在维权方面却总是遭遇各种尴尬和无助。”他说,目前他们的维权工作已由最初的个案处理过渡到普法。

  所以,几乎每个周末,文学社维权部的成员们都会到高殿、县后、钟宅、马垅等外来工聚集的地方,“摆摊”普法,进行法制宣传。

  在他的带动下,一些曾受他帮助的人也成为志愿者,维权骨干发展到几十人,也有许多志愿联动律师加入团队。

  文学社里不少成员在颜明亮的带动下,还成为了“维权达人”。特别是小胡,之前他在工地里断了手关节,颜明亮他们帮他成功维权。因为有了维权经历,现在,他也经常通过自己掌握的法律知识,帮身边那些碰到工伤的工友们解决维权难题。

  (新媒体编辑:邹倩玮)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