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让搭档看到了网友的力量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18日 15:38 | 来源:厦门晚报


陈清洲向群众介绍安全防范技巧。

陈清洲向群众介绍安全防范技巧。

  面对市民群众,陈清洲总是一副招牌式的亲切笑容,即使患病后,他给人的感觉也是很淡定。只有在听到老搭档王光锋的声音时,他才放下所有坚强,号啕大哭了两分钟。“他太不容易了!”昨日(17日)上午,王光锋说起了他和陈清洲搭档四年的默契,“也只有他,才能把事情做得这么细致。”

  【默契】 

  一次求助显示“微博力量”

  “网络大V”赢得全力支持

  2004年,王光锋第一次见到陈清洲,当时集美高校请他们去讲课,两人同台,一个讲法制课一个讲交通课。

  虽然都是集美的警察,但王光锋做的是刑侦工作,陈清洲则管交通,之前两人素不相识,同台讲课也只是点头之交。直到2012年警务改革后,王光锋就任灌口派出所副所长,陈清洲就任该所第一警务队队长,半年多后两人双双升职,一个当了所长,一个当了教导员,正式成为搭档。

  那年,陈清洲的“网络大V”声名鹊起,他的微博拥有粉丝40多万。“刚开始我也有点不理解,教导员的事情本来就很多,管政工、内务,执勤带班,还得管100多名协警,哪里还有工夫和精力去打理微博?”王光锋说,那时候用微博服务警务工作还未得到肯定,对陈清洲的做法难免会有疑虑,但是一件事让王光锋看到了微博的力量。

  有一天,王光锋正在早高峰时段维持交通秩序,一位老人向他求助,说患有智障的老伴走失了。王光锋记下老人提供的信息,转交给陈清洲处理。陈清洲在微博上发布了寻人的消息,很快就得到网友反馈,说这位老人已被送到了仙岳医院。

  “没有动用半个警力,只是发布个信息,这么快就有了结果,网络太强大了!”王光锋说,这件事对自己触动很大,此后便全力支持陈清洲的“网络大V”工作,还派人分担了陈清洲的部分工作,好让他腾出精力来打理微博。

  【执着】

  为了申请到6000万路灯资金

  拉着镇领导软磨硬泡

  王光锋说,派出所里大小事务繁多,陈清洲每天都来得最早,把工作安排得井井有条。

  “你别看他是个大男人,做起事来比女人还细心,不佩服都不行。”王光锋说,有一次巡逻民警在路边捡到一头耕牛,为了找到主人,陈清洲发微博、查记录,一无所获。当天晚上,他把耕牛安顿在派出所,半夜跑到食堂盛了一盆水,还特意抓了把盐兑成盐水给牛喝。

  “因为当时天气炎热,他知道牛会口渴,而且喝盐水牛才不会生病。”王光锋说,对一头耕牛都这么用心,不得不敬佩。对于事关群众的事,陈清洲始终放在心头,即使是不属于派出所管辖范围的事,他也会积极协调解决。

  有一次派出所附近的一个窨井盖坏了,陈清洲询问了好几个部门,对方都说不关自己的事。最后,陈清洲把此事发上微博,引起镇政府领导的关注,事情很快就解决了。

  王光锋形容陈清洲是“一根筋”,只要他想把事办成,就一定会想办法,他最擅长的就是“软磨硬泡”。当时,灌口的亮灯工程建设需要投入资金6000万,这在镇政府领导眼里几乎算得上“天文数字”,不可能申请到的。陈清洲拽着镇政府的领导,跑区里,跑市里,硬是申请到了这笔经费。

  【简朴】

  网友寄来背心把他吓坏了

  脚上的鞋子穿了近十年

  身为派出所的教导员,陈清洲的形象有点让人看不下去。“他的那件背心我印象太深刻了,正面看就很旧,再看背面,居然破了四个洞,都可以进博物馆了。”王光锋说,陈清洲脚上的鞋子穿了近十年,脚底板都快磨出洞来,实在不像一名领导干部,但他自己却不以为然。

  有一天,陈清洲把这件被调侃的破背心发上微博,没想到很快就有网友从外地寄来好几件背心,这把他吓坏了,后来再也不敢晒生活了,怕网友再寄东西来。

  熟悉陈清洲的灌口居民都说,这么多年来,从没看到陈清洲接受过当事人请客或收过别人一盒茶叶,他身上最值钱的东西是手机,是妻子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拿到这部手机,他得意地炫给我看,说比我的高级,是老婆送的,像个孩子一样开心。”王光锋说。

  其实,也只有王光锋知道陈清洲的家庭经济压力。他不仅要照顾老母亲和女儿,大姨子夫妇基本没有收入,也长期吃住在他家,陈清洲夫妻的收入要养六口人。有一次,他无意中提到想帮连襟找个工作,但又不好开口。这让王光锋很意外:“他和灌口那么多家企事业单位都熟悉,托人找个工作是很容易的事,他却做不到。”

  【信任】

  接到老搭档电话哭了两分钟

  手术前征询选择哪种方案

  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王光锋和陈清洲先后被调到分局机关不同岗位,虽然不再搭档,但他们之间的默契依旧。一直笑对生活的陈清洲,唯一一次在人前落泪,也是对着王光锋。

  9月底,陈清洲被确诊为肝癌,拿报告的那天王光锋也在场,陈清洲的妻子捧着诊断结果在走廊里大哭,但陈清洲却没回头,一步一步慢慢往前走。王光锋看在眼里心都碎了,他知道这对陈清洲的打击非常大,但当着妻子的面陈清洲却不愿意表现出来。

  9月26日下午,警方决定送陈清洲去上海就医,王光锋帮忙协调相关手续。“我打电话给他,还没说话,他就号啕大哭,哭了两分钟。”他说,知道陈清洲已经憋了好几天,所以他一句话都没说,等陈清洲哭声减弱后才下命令:“赶紧收拾,出发!”

  做手术前一天,陈清洲又打电话给王光锋,问他是选择微创的介入治疗还是风险颇大的手术好,而后者有可能下不了手术台。最后,王光锋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一步到位!你是警察你怕什么?”

  手术成功了,王光锋为陈清洲感到骄傲。在后续休养期间,王光锋几乎没有给陈清洲打过电话。“我和他之间已经形成了一种默契,这个关键时期,除非是很重要的事才会联系。”他说,虽然没有直接联系,但他对陈清洲的治疗进展了如指掌,他希望老搭档、好兄弟快点好起来。

  (新媒体编辑:王琳)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