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里区教育局举办学前教育宣传活动

发布时间:2016年06月20日 16:55 | 来源:厦门晚报


  小学和幼儿园有什么不同?需要做哪些准备?孩子要不要上衔接班?会不会不适应?总有许多幼儿园大班家长,在孩子即将进入小学时万分焦虑,却又苦无良方。

  18日,湖里区教育局举办“幼小协同,我们用‘爱’对话”学前教育宣传月主题对话活动。部分家长代表和小学校长、幼儿园园长、老师坐到一起,为幼小衔接寻找对策。

  一场活动

  家长的焦虑显而易见

  校长用粽子来打比方

  这场“爱的对话”从各抒己见开始。四名幼儿园小朋友和小学一年级学生被邀请到台上,向大人们说心里的“悄悄话”。这个小小的举动得到了社会评论员的肯定:“幼小衔接的主体应该是孩子,活动让孩子参与对话,表明举办方以‘儿童为本位’的意识和观念,以孩子的眼光看世界,从他们的需求出发,这是值得点赞的。”

  然而家长的焦虑显而易见。一位妈妈一口气提了好几个问题,被金安小学校长林华强打断。林华强打比方说,这位家长提的问题就像粽子里的料,五六种混杂在一起。“我们吃粽子的第一个动作是‘解’,也就是松绑。”他说,不只是老师要松绑,家长要松绑,也要给孩子松绑。

  对于家长关心的几大热门问题,小学校长、幼儿园园长、老师一一解答。很多家长问,要不要提前教孩子识字?老师说,幼儿园禁止“小学化”,不能教拼音、写字、算术。但可以通过游戏,或是在生活中激发孩子学习的兴趣。家长不用太担心,因为小学一年级第一学期的考试,老师会读题,会让孩子读懂题。

  与现场同步的微信群上,一位家长写道:“我的孩子属于内向慢热型,我挺担心她跟不上小学的节奏,但听了大家的观点,我就放心多了。”

  三年探索

  《我要上小学了》丛书

  为幼小衔接点亮明灯

  这场大规模现场对话活动,是湖里区2016年学前教育宣传月系列活动之一。过去一个月里,湖里区的幼儿园老师和小学老师互相跟班体验、换班上课、交流研讨,共同探寻科学的幼小衔接方法。

  幼小衔接工作,是着眼于孩子未来发展的一个关键节点。2009年,湖里区先行先试,以区教育行政部门牵头,组织教研员、园长和骨干教师组成研究小组,开展了省级课题《家、园、校合作幼小衔接教育研究》的项目研究,做出了积极有益的探索。

  2010年,教育部出台防止幼儿园教育小学化,小学入学零起点、幼儿园不抢跑等相关规定,也就是在那年,湖里幼教积极实践、大胆探索,并在2012年4月出版以“我要上小学了”为主题的幼小衔接系列丛书三册,为湖里区幼儿园点亮了一盏幼小衔接的明灯,推动幼小衔接工作。2012年,教育部发布《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针对当前学前教育普遍存在的困惑和误区,为广大家长和幼儿园教师提供了具体、可操作的指导和建议。湖里区幼教团队再次对幼小衔接手册展开实践、研究、论证、修订,提升了全区幼小衔接的教育智慧。

  【观点】

  从“量化”走向“亮化”

  教育要照亮成长细节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刘莉莉作为特邀专家参加了当天的活动。刘莉莉说,很多家长认为,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可是,什么叫输赢?

  刘莉莉经常在大学校园里看到有些学生遇到老师连招呼都不打。“这些学生可都是从全国各地‘拼杀’上来的啊!”刘莉莉说,教育要从“量化”走向“亮化”,要让教育照亮孩子成长的每一个细节;幼小衔接不仅是空间上的“走近”,更应是心灵上的“走进”,还要走进孩子的思维,这也是幼小协同、科学衔接应达到的目标和效果。

  刘莉莉说,幼儿园教育“去小学化”只靠幼儿园单方面努力是远远不够的,也是不可能真正实现的。小学必须积极协同幼儿园,与家长达成共识,遵循教育规律和儿童身心发展规律,共同做好幼小衔接工作。小学要关注过渡阶段的幼儿年龄特征,关注幼儿园的学习方式和课程实施方式,坚持一年级“零起点”教学,缓坡度、降难度,尝试教材重组的探索,采取多种方式帮助幼儿在小学找到安全感和归属感,逐步适应小学生活。只有幼小协同,才能科学衔接。

  孩子常叫“园长妈妈”

  为啥没叫“校长妈妈”

  以往的幼小衔接活动,主动出击的一般是幼儿园。这次,湖里全区的公办、民办小学都被调动起来了。“有对话,才有思想火花的碰撞。”湖里区教育局副局长吴雪慧说,老师脱口而出的“我们幼儿园”和“我们小学”两种表达里,引发了她很多思考,“幼小衔接具有很大的探讨空间”。

  吴雪慧说,在幼儿园,常听到孩子叫“园长妈妈”;在小学基本上听不到“校长妈妈”。这种差异说明小学校长的亲和力确实不如幼儿园园长。如何架起幼小衔接的彩虹桥,让 “园长妈妈”牵着孩子的手,把孩子交给“校长妈妈”,还需家、园、校持续用“爱”对话,托起孩子成长的羽翼。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