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盗佛”内幕 业内人士曝“十佛九偷”

发布时间:2015年04月12日 15:46 | 来源:东南早报


盗佛魅影

     早报记者麦彬彬林加华文/图

     “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近日,三明大田“章公祖师”肉身佛被盗后现身匈牙利展览,引发世人关注。其实,不止肉身菩萨,安奉在寺院甚至家中的各类佛像,被盗窃事件亦时有发生。一尊尊法相庄严的佛像,令善良的人一见即生欢喜心,却也有不法分子生邪恶心,将罪恶之手伸向菩萨塑像,或占为己有,或变卖牟利。

     事实上,这些被盗的佛像绝大部分都并非文物,经济价值有限,但它们一方面寄托着不少人的信仰,另一方面也承载着源远流长的宗教文化、习俗传统,说是“无价”并不为过。

     更令人痛心的是,经早报记者多方调查了解到,被盗佛像等古物大多流向了境外——重回故地成为信众们遥遥无期的念想。应如何对这些佛像进行保护,斩断盗佛黑手,本期封面纵深与您一起关注。

报恩寺,被盗后重新迎回的“千手观音”。

     【案例篇

     百年观音被盗不久现身美国

     晋江深沪南春村慧济寺,大殿外的铜铸香炉,师父们不得不把三个炉脚都用铁圈固定住,生怕也被人偷走了。2012年3月,慧济寺内一尊被视为镇寺宝贝的铜制观音立像被盗,之后寺内先后又有5尊佛像被偷。

     今年3月27日,农历二月初八。晋江安海安平桥畔,西垵村报恩寺内正在举行一场法会,法师们引领着信众们诵经念佛。寺院被盗后迎请回来的千手千眼观音造像,供奉在正殿之中,接受信徒们顶礼膜拜。

     【晋江深沪慧济寺

     观音南来 百年佛像结因缘

     深沪慧济寺,与南海普陀山佛顶慧济寺同名。三年前,寺中被盗的一尊观音佛像,与这处举世闻名的观音道场有着莫大的渊源。

     南春慧济寺常住师父介绍,道光年间,有南春船商陈可慈奉佛极诚,每年都要驾船到南海普陀山佛顶慧济寺供佛斋僧,虔诚之心感动了寺院住持。机缘巧合,有一回,一位杭州的进士供了一尊铜质观音菩萨立像,送到寺内还愿,住持便将这尊铜像赠予陈可慈供奉,并由寺中比丘戒明随驾南下,意在深沪创建寺院。

     这是一尊道光庚戌年间制的立像,据载“高二尺一寸,重三十余斤”,铸工精美,肃穆慈祥。底座四边镌文记载,右边文“大清道光庚戌年”,左边文“普陀佛顶慧济寺”,底座后文“沙门戒明请南下”,座前则刻“留供温陵深沪慧济寺”。

     常住师父回忆,请回观音像后,当时村里没有力量建造寺院,于是就把观音立像供奉于一间村民献出来的书房内,戒明和尚在书房修持,小佛堂命名为“慧济寺”,后来村里建寺,沿用“慧济”至今。

     时事更替,这尊佛像也曾经被请回村民的家中或其他寺院供奉,后又回到了慧济寺来。

     佛像被盗 小庙数次遭贼

     2012年3月25日夜里,这尊佛像丢了。

     慧济寺的师父回忆,窃贼从窗子爬进去,破坏了监控设备,将这尊菩萨立像偷走。此后,这尊观音立像下落不明。当时寺里报了警,也四处找过,但都没有下落。

     慧济寺照着失窃观音像的模样,依样重新铸造了一尊观音铜像,奉于大殿内。“那尊菩萨怎么丢失的,村里人也有很多的说法,但是我们从来不去掺和。”师父介绍,之前也有传言,说那尊菩萨找到了,被人买回来,而且要送回寺里。可是,一直没有人跟寺里联系过,倒是村民们一直在传说着。

     慧济寺大殿的旁边,就是僧尼们住宿的地方,这些年,围墙上都焊接了铁栏杆。可是,被盗事件还时有发生。师父介绍,有村民奉请菩萨到寺里开光,她们都会劝他们当天就请回去,就怕一不留神被盗。“有的佛像被偷的时候,大殿内还有人,一扭头,原本摆放的佛像就不见了。”

     “连我们的香炉都偷,怕再被偷,干脆就拿那些破的出来用。”师父说,后来寺里在大殿供奉了几尊佛像,让信徒们迎请,其实都是市面上随处可见的塑像。可是,接连有5尊佛像,也是莫名其妙就被人“请”走了。

     师父们始终想不明白,佛像安奉在寺院内,接受十方供养,怎么会有人想占为己有呢?

     观音渡“海” 见证两岸神缘

     记者辗转获知,实际上南春慧济寺被盗的观音佛像,几经努力,已经被迎请回到了泉州。

     知情人介绍,在慧济寺观音铜像丢失后不久,这尊铜像出现在了美国。机缘巧合,台湾中台禅寺的一位俗家弟子,得见了这尊观音造像,很是欢喜,遂花重金将其买下,并送回了台湾中台禅寺。

     中台禅寺的一位老法师注意到这尊佛像佛座上,有“留供温陵深沪慧济寺”的字样,又因泉州古称“温陵”,因此,怀疑这尊佛像是泉州深沪慧济寺被盗的佛像。

     为了慎重起见,台湾中台禅寺的两位法师特意赶来晋江慧济寺考察,最终确认该尊佛像确实是慧济寺被盗佛像。

     据介绍,2013年11月,国家宗教事务局和福建、泉州两级民宗部门的领导、泉州佛教协会的代表一行,赴台湾中台禅寺参加在这里举办的“万法归宗——隋唐长安佛教宗派兴盛纪实特展”开幕式。其间,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迎请这尊观音铜像回大陆。

     “这尊佛像见证了两岸神缘的一次友好交流。”一位亲历者告诉记者,迎请并没有很隆重的仪式,整个过程很顺利。

     考虑到保存的种种现实因素,几个部门最后决定,将这尊佛像供奉于泉州的一座寺院内,未再送回南春慧济寺,待机缘成熟,再举行仪式送回。

     恐再引起不法分子的觊觎,这段往事亦被当年的亲历者们尘封,不愿多提及。

迎回佛像是当地一大盛事

     【晋江安海报恩寺

     安平桥畔镇寺之宝失窃

     3月27日,农历二月初八。这一天,是释迦牟尼佛出家日。晋江安海安平桥畔,西垵村报恩寺内正在举行一场法会,法师们引领着信众们诵经念佛。寺院被盗后迎请回来的千手千眼观音造像,供奉在正殿之中,接受信徒们顶礼膜拜。

     今年1月4日凌晨,来报恩寺上香的信众发现大殿内的千手观音造像失窃了。当晚,寺里有两尊佛像被盗,其中一尊木制千手千眼款观音坐像,村民们相传为明代保存至今的佛像,一直被视为镇寺之宝。

     这个晚上,报恩寺来了两拨窃贼,盗窃香火钱的小偷在出门后被警察抓住。盗窃佛像的小偷溜之大吉。记者了解到,案发后,晋江警方也多渠道试图寻回被盗的佛像。

     史载,安海报恩寺建于1646年,主祀观音,为郑芝龙所建,曾有明隆武帝钦赐“敕建报恩禅寺”匾额。寺庙毁于顺治年间,现址为30多年前西垵村华侨捐资重建。

     村民告诉记者,这尊观音造像经历非凡,在旧寺被毁之后,观音像被村民藏起来。有一回,保管观音像的村民家中失火,屋内的家具等付诸一炬,只留下这尊古佛。报恩寺重建开光,这尊观音像才被迎请回寺里供奉。

     据回忆,观音坐像被迎请回寺院安奉时,通身已被大火熏黑,佛像的手也有些折断,寺里请了制作佛像的师傅回来,重修了佛像。据称,这尊佛像的材质是樟木的,第一次修复成16手,多年后,村民们再次对佛像进行重修,制成36手的造型。

     虽然在泉州、晋江文物部门的资料中,均无这尊观音塑像作为文物的相关记载,但是安海的信众发动种种力量,希望能找回这尊佛像。

     “不能说”的寻宝之路

     安海型厝村离报恩寺有一小段距离,村民颜乾良的家中,唱佛机诵念着佛号,一尊千手千眼观音立像供奉在大厅内,檀香缭绕,瓜果和鲜花礼于佛前。

     这是报恩寺被盗的佛像之一,颜乾良寻回了这两尊佛像后,按照民俗,掷杯珓占卜后,这尊佛像供奉在颜乾良的家中。被视为镇寺之宝的那尊坐像则迎回了报恩寺。村民告诉记者,迎请当天,报恩寺举行了盛大的仪式,约有上千名信众,加入到迎请的队伍中。

     “花了很多的心思才找回来的。听说人家也是准备出手到国外去的。”颜乾良说,自己花钱把两尊佛像买回来,送回报恩寺那尊,他也没拿钱,“要是拿了钱,很多事情估计都说不清楚了”。

     他也是个收藏爱好者,家中也收藏佛像。

     颜乾良告诉记者,报恩寺报警后,当地警方也发动种种关系四处寻找佛像,希望能尽快破案,将佛像迎还寺院。自己刚好得知一条线索跟这两尊佛像有关联,便私底下动用很多个人关系查访,终于找到了两尊佛像的下落。颜乾良称,当时两尊佛像都已经流到外地去了,有买主预订了准备贩卖出境了。

     几经周折,颜乾良花钱“赎”回了两尊佛像。找什么人买的、花了多少钱,颜乾良守口如瓶。

     “他们说这是尊土制的,我也不懂。占卜说要留在这里,我总不好随意请出去吧。”如今,颜乾良家的小院俨然成了一个佛堂,每日,家人都点香供养,佛前香火不断。附近的村民也会到这里朝拜这尊观音。

     卢山国,安海当地赫赫有名的一个制佛招牌,自清世宗雍正元年开创至今,现在的老板叫邱加田,他是第九代传人。

     “这是一尊樟木制的千手千眼观音立像。”邱加田告诉记者,现供奉在颜乾良家的佛像,手有些受损,店里刚刚为这尊佛像作过修复,还特意定制了一个佛龛。从工艺上看,能确定这尊佛像是卢山国所制,应有近百年的历史了。

     “制佛是件很庄严的事情,很有讲究的。”邱加田介绍,由于是祖传的手工活,一代代传下来,大家都依照着先人的规矩。要造一尊佛像,首先要选一块好的木料,动工时一定要选个吉日才能“开斧”,点香礼拜后诵念经咒,这才会开始在木头上做活。经过制作、修坯等工序后,一尊佛像完工,还要再选个吉日,然后开光点眼,再由信众请回安奉。

     “工艺人对待佛像,都会心存一种敬畏。”邱加田说。

每到周六,上百个文物摊点挤满了后城街,各种样款、材质的佛像藏身其中。

     【调查篇

     黑手伸向神佛市面“十佛九偷”

     泉州市区后城,每周六这条古玩街都热闹非凡,玩古董、收藏的人都知道,这一天是古董“集市”,上百个文物摊点挤满了街的里里外外,各种样款、不同材质的佛像藏身其中,琳琅满目。它们从哪里来?不得而知,大部分人也不会多问,问出来的也多不是真话。它们会去哪里?对眼的人看中了,出个价,你情我愿买卖成交。记者调查走访发现,市面上不少古董的交易,对于物件的来源或去向,有太多的“不可说”。正是这些不可言说,给这个行当蒙上了一层阴霾。

     古董小店:小贩上门兜售9尊佛像卖180元

     “这些人大多没有工作,四处搜罗佛像,不少都是从寺院里拿出来的。”

     后城一家古董小店里,老板悠闲地坐在一大堆佛像之中。从门口到店里,整个店里被佛像占满了,走过窄小的过道时,都得小心翼翼,生怕动作大一点,就会撞到身边的佛像。

     早上到中午,店里还没有开张,一尊佛像都没卖出去。一个“老熟客”用塑料袋包了9尊佛像提到店里来。佛像大小不一,多是关公或土地公的塑像。老板嫌弃东西不好,说收下了没地方放,也卖不出去。小贩央着老板把东西收下。最后,老板以180元的价格买下了这9尊佛像。这个价格,还是因为其中的一尊土地公造像做工比较精致,与普通的有异,这才有这个价钱。

     “不好卖,也不值钱。”老板介绍,送来的佛像不少都有破损,或者比较陈旧,没有太大的收藏价值,大多数卖出去是几十元、一两百元。他表示,这些兜售佛像的人大多没有工作,四处搜罗佛像,不少都是从寺院里拿出来的。

     老板介绍,闽南人尚佛,敬重佛像,家里的佛像受损或者要搬迁、更换,大多会把佛像、神像送到寺院等处,举行一个“退神”的仪式,然后放在寺院内,拿出来买卖的很少。这些“退神”后的造像,其中不乏一些古物。每隔一两年,寺院就得集中清理这些造像。这就成了“那些人”盯上的“宝库”,顺手牵羊再卖到市场上。

     “来这里买佛像的,有些是为了收藏,合眼了就买回去,有的则是看中佛像的雕刻工艺,买回去再请人重新装塑,供奉起来。”他说,也有些造佛的人,从这里买旧佛像回去重装后,摆到店里出售,那样的话,一尊品相好一点的造像,都能卖三四百元。

     业内人士:“十佛九偷” 来源基本“不干净”

     “他们大多不懂收藏或者价格行情,贩卖的价格并不会高到哪里去。”

     “十佛九偷。”一位不愿具名的收藏人士说,这样的形容也许有些武断,但是大部分在这里流通的佛像,第一手来源基本上“不干净”。

     这位收藏人士介绍,把手伸向这些佛像的,往往都是些专业盗窃佛像的小偷,背后还有文物贩子的影子。专业盗佛的小偷,见到寺院内的佛像年代较久,盗窃得手后,会很快转手低价卖给文物贩子或者收古董的人,“其实他们大多不懂收藏或者价格行情,贩卖的价格并不会高到哪里去”。他介绍,这些年一些文物鉴赏类节目,对佛像的鉴定价格偏高,以致不少小偷见佛像就偷,根本不会在乎年份、价值等。早些年,黑市上对铜铸佛像需求量很大,全国曾频繁地出现铜佛被盗的情况。也有些文物贩子,提前到寺院踩点,遇到心仪的物件后,则指使犯罪分子下手盗取。盗窃得手后,小偷拿到佣金,文物贩子则带着佛像转移,进入下一个流通环节。

     “真正有信仰的人是不会去偷盗佛像的,而且在闽南地区,如果信众要从寺院请一尊佛像回家供奉,有很多讲究。去偷盗佛像的绝大部分是为了图利,得手后就将其卖出。”泉州民间一位文史爱好者说,这些佛像一般卖给收藏人士,有的辗转被卖到了国外。采访中,多名与“收藏”沾边的人士均向记者证实,许多被盗窃的佛像,最后都流向了东南亚、香港、台湾等地。

     这位文史爱好者介绍,早年泉州古民居随处可见,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供奉观音、土地公等,有些文物贩子或者以此为生的小偷,佯装要租老民居,拿到钥匙后,趁着主人不注意,将屋里值钱的古董洗劫一空的现象,也时有发生。

     古玩贩子:对收藏不感兴趣 入行只为了赚钱

     “花钱买回来了,肯定要卖出去,不然我就亏死了。”

     后城古玩集市的一个摊位上,年过花甲的老陈蹲在地上,时而低下头,落寞地瞥一瞥摆放在地摊上的十来件物品,时而抬头招呼行人留步看看他的“宝贝”。然而,他的摊位前始终冷冷清清。

     “这尊佛像是三年前收来的,做工不错,年代也很久远。”记者随手拿起摊上一尊铜质的小件释迦牟尼佛坐像询价,老陈立马兜售了起来。

     他自称,当时自己花了400元,从南平老家一座要拆除的荒废寺庙买回这尊佛像,以为能卖个好价钱,放在手上这么多年,一直没能出手。他所卖的佛像,都是这样挨村挨户“收购”回来的。

     “就算这样也要继续摆摊,花钱买回来了,肯定要卖出去,不然我就亏死了。”老陈介绍,古玩市场上的小贩大多一样,自身对收藏并不感兴趣,入行只是为了盈利,可是入行后才发现,买进容易卖出难,因成本未能捞回,一直徘徊在各地的古玩市场。

     收藏者:挑自己心仪的买 不会深究佛像出处

     “就算是偷来的人家也不会跟你说,大多说是自己买来的、祖传的。”

     “市面上很多东西都是后期做旧的,特别是很多藏传佛教的佛像铜像,都是跟风做出来的。不懂行的人觉得好看,经常会被骗。”一位收藏人士带着记者穿行在集市上,边走边悄声地评论着地摊上的佛像。他介绍,这些年不少鉴宝活动中,对佛像估价很高,在一定程度上也催化了市场。很多盗窃佛像的小偷,见寺院内的佛像久熏烟火呈旧态,就认为有价值,便下手行窃。实际上,这些造像多是近代的塑像,市场价值并不高。

     “收藏者一般都到古玩市场、古玩店等地去淘自己心仪的物件,大家对物件的出处一般不会深究,而且也弄不清楚。就算是偷来的人家也不会跟你说,大多说是自己买来的、祖传的等。”他认为,如果佛像上铭有文字,尤其是标注地点的,买家都会比较慎重,不轻易去购买,就是怕日后会麻烦。

     这位收藏人士说,对于大部分收藏者而言,盗佛罪恶,买佛并不是坏事,把佛像买回家供奉是在做功德。而且买家确实是花钱买佛像,明码标价,不是自己去偷的,所以也不会顾虑太多。

     相关案例:专偷佛像和香炉 小伙子锒铛入狱

     21岁的白某结是来泉务工的重庆人,他的“工作”便是游走晋江、石狮的一些寺院,专偷佛像、香炉。

     2014年10月26日晚上,白某结只身来到晋江深沪深林宫。他从庙门口的柱子爬到楼顶,然后从楼顶的一个洞口钻进庙里,撬开锁在后殿门口的门栓。来到后殿,白某结看到里面有四尊金属制成的金色佛像,他以为这是金子做成的,会很值钱,于是将这四尊佛像偷了出来。

     第二天晚上,他再次来到这座寺庙,爬进去后,发现有一对金属制成的香炉,以为又是件值钱的宝贝,于是顺手牵羊把香炉偷走。

     2014年10月底的一个夜晚,白某结来到石狮永宁镇梅林村的一座寺院,他从寺院的柱子爬到顶上,再从洞口钻了进去,撬开门锁,来到后殿,偷走了后殿供桌上的一个铜香炉和两尊小佛像。

     他并没有把这些偷盗回来的佛像、香炉等拿去变卖,而是全部埋在住所附近的沙堆里,落网后他向警方供称,要等到急需用钱的时候再去挖出来卖。

     2014年11月3日凌晨,白某结偷偷钻进石狮市永宁镇梅林村妈祖庙,偷走了放在桌上的几瓶花生牛奶。没办法打开添油箱,他把整个添油箱扛了回去,再用钢筋条撬开,盗走四千多元香火钱后,将添油箱扔进了海里。他只随身携带了一千多元,其他的钱也同佛像、香炉一样,都埋在了住所附近的沙堆里。

     2014年11月,白某结在晋江深沪的一家网吧被警察抓获。当他带警察去住所附近的沙堆里挖埋在那里的佛像、香炉以及金钱时,才发现有些已经被人挖走了。

     如今,“因果报应”在白某结的身上也算应验了,因为涉嫌盗窃罪,他锒铛入狱。

建立较为完善的佛像档案,有利于被盗后能顺利找回。

     【保护篇

     斩断盗卖链条完善佛像档案

     泉州,此地古称佛国,佛教历史源远流长,古寺名刹更是数不胜数。然而,时代更迭、在动荡年代,这些寺院也难逃一劫,遗留至今的珍贵佛像寥寥无几。其实,在信众眼中,每一尊佛像都是无价之宝,保护佛像,实为呵护信众,尊重他们的宗教信仰。泉州市文广新局副局长出宝阳表示,除了按照国家法律法规惩治盗窃佛像行为,还应建立较为完善的佛像档案,防患于未然。

     现状:泉州寺庙多数佛像经济价值普遍不高

     据泉州市民宗局不完全统计,泉州共有宗教活动场所867所,其中佛教456所。“这还不包括那些地理位置偏僻或者规模较小,尚未进行登记的较小寺院。泉州的佛教寺院特别多,而且每一座寺院里都供奉着很多佛像,可以说,泉州的佛像不计其数。但是,属于国家文物、具有较大经济价值的数量极少。”泉州市民宗局副局长黄尚模说。

     他解释,历史上泉州的佛教文化确实繁荣昌盛,也留下不少珍贵的佛教圣迹,然而,在历史变革中,佛像、寺院曾大规模被破坏过,“如今的寺院,绝大多数都是改革开放之后重新修建重光的,佛像也是新塑的,而且绝大多数的佛像都是泥塑、木雕或者石雕,极少数会用到玉石等上等材质,所以整体而言,泉州寺院佛像绝大部分都不是特别珍贵。”

     泉州市文广新局副局长出宝阳也表示,泉州市内列入国家各级文物名录的以石刻、桥、塔居多,佛像的占比非常低。

     背后:非法文物交易市场 催生文物偷盗行为

     既然多数佛像并不珍贵,为何还屡屡被盗?

     黄尚模认为,这主要是盗贼对佛像的认识存在误区。“很多盗贼会认为,佛像或金碧辉煌,或古香古色,肯定价值万千,但等到他们拿到市面上去卖的时候才发现,这些费尽心思偷来的佛像根本卖不了多少钱。”

     “宗教是人们的精神寄托,对于信众而言,佛像是无价之宝,不能用经济价值来衡量。”黄尚模说,偷盗佛像不仅影响了宗教活动的正常开展,同时也伤害了信众的情感。要尊重宗教信仰,不要为了谋取经济利益,偷盗佛像。

     “佛像被盗后,一般而言都是国人花重金赎回,却少有人去追踪盗贼的责任。其实这并不是最好的做法,某种程度上会使盗贼更为猖獗。”一位民间收藏人士认为,发现被盗佛像后,应从其所有者切入,顺藤摸瓜,一层一层往上找,找出盗贼,再处以严惩,如此做法,才能打击盗贼,从源头上解决佛像被盗之事。他认为,非法文物交易市场催生文物盗掘,要打击民间文物偷盗,必不可少就是要对流通渠道进行有效监管,特别是文物交易场所、私人收藏机构等隐蔽环节,进行监管,遏制不正当交易需求。

     对策:加强寺院安全防护 完善佛像档案资料

     根据各地寺院汇报被盗的情况,泉州市民宗局佛教与伊斯兰教工作科科长肖新生梳理后发现,佛像被盗多发生在乡村寺院,“这主要是因为乡村寺院条件有限,相关的技防措施尚未到位,而且教职人员较少,寺院的安全管理也比较薄弱。”肖新生分析。

     “三明大田肉身佛被盗,20年后惊现欧洲,这一事件提醒我们要加强寺院的防盗工作。要加强人防与技防,寺院内要建立安全巡查制度,有条件的寺院也要安装监控设施,甚至与公安联网。一旦发生被盗情况,要及时报警,并上报主管部门。”黄尚模介绍,泉州市民宗局要求各县市区民宗局,每个月都要抽查辖区内寺院的安全工作是否到位,同时,泉州市民宗局也会不定时到各县区抽查工作情况。

     泉州市文广新局副局长出宝阳表示,对已被文物部门确认为文物的佛像,就要按国家文物保护的法律法规来加以保护,如果有人偷盗,将受到法律制裁。而对于其他佛像,虽然它们并非国家文物,但如果有人偷盗,也是触犯国家法律法规。

     此外,出宝阳建议,各寺院做好佛像的拍照、录像等存档工作,建立较为完善的佛像档案,以便被盗后能顺利找回。

     【延伸阅读

     佛像“回家的路”有多曲折

     据新华社报道,海外文物的国际追索非常复杂,佛像“回家”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据介绍,当前文物返还领域有两个国际公约,一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70年通过的《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该公约主要针对馆藏文物;第二个是1995年由国际统一私法协会通过的《关于被盗或者非法出口文物的公约》,简称“95公约”。该公约签署国只有37个国家,对尚未签署该公约的国家并不具备强制法律约束力。而这两个方法均不适用于“肉身坐佛”回国。

     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教授霍政欣说,目前可以参考的是联合国《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借助刑事司法渠道追索文物,需要两国外交和公安部门合作,且整个过程当中,证据链的搜索至关重要。

     “肉身坐佛”从中国盗出的事实仅得到我方证实仍不够,还需要得到对方国家的确认。还要通过司法调查还原整个证据链,包括偷盗、走私、出入境、交易等环节,如能找到责任人,中国可参与刑事诉讼,通过司法判决,将文物索回。

     如果不能形成严密的证据链,或者文物所在国家认定文物持有者为“善意持有者”,则需要双方通过协商,直接与持有者接触和游说,并对持有者进行“合理经济补偿”。

     不少流失文物被“买回家”

     据新华社报道,追索海外流失文物除了依法追讨之外,还有商业回购、外交谈判和捐赠等方式。我国大量的珍贵文物在清末至新中国成立前的战乱中流失海外,相关国际公约约束力无法溯及公约生效前流失的文物,“捐赠”也成为追索海外流失文物的途径之一。

     清末英法联军烧劫圆明园后,十二生肖铜兽首构件流失海外140多年。2009年,鼠首和兔首在佳士得拍卖行在巴黎举办的伊夫圣罗兰世纪拍卖会中拍出3000多万欧元天价,胜出的中国竞标者蔡铭超却以“无法将非法流失的拍卖品带入中国境内”为由拒绝付款。2013年,皮诺家族从原持有人手中买下这两件兽首,捐赠归还中国,圆明园鼠首和兔首铜像正式“安家”中国国家博物馆。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认为,无条件归还是较为理想的解决方案。对于1970年之后盗窃、盗掘、走私流失出境的文物,宜通过法律和外交的方式追索回国,保障我国古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等不受破坏。

     【新闻链接】

     广东大埔古寺18尊佛像被盗 民警5昼夜追回

     2011年5月14日,广东省大埔县桃源镇400年古寺南安寺里的18尊香樟木雕罗汉佛像被盗。当日凌晨,来自邻市潮州饶平的2名文物贩子,雇佣2名江湖盗窃高手,开车窜至南安寺,在大风大雨中潜入古寺,将18尊罗汉佛像、地藏菩萨一尊佛像及大铜馨洗劫一空。

     大埔民警经过5昼夜连续奋战辗转千里,奔赴潮州市饶平县饶洋村,直捣犯罪嫌疑人藏赃窝点,当场查获被盗的18尊罗汉佛像,完好无损地将失窃的18尊罗汉佛像追回。

     辽宁辽阳广佑寺价值连城鎏金佛像 转卖出境前被截获

     2005年12月19日凌晨,辽宁省辽阳广佑寺内一尊价值连城的普贤菩萨铜质鎏金佛像被盗。21日15时许,警方终于获取到嫌疑人要将古佛像转卖国外的信息,并集中警力将其抓获。嫌疑人交代,已找好买家,此时古佛已运往广州正准备转卖国外。专案组连夜火速赶赴广州,在广州一仓库截住即将出境的古佛像,并完好送回广佑寺。

     中国“国宝”佛像在日展览期间被盗

     2012年8月2日,中国铜雕宗师朱炳仁通过其代表召开新闻发布会称,中国国宝“灵隐铜殿”四尊佛像4月5日至6日在日本静冈县双子会展中心展览期间被盗。据悉,四尊佛像全部用铜铸造,高约45厘米,每尊佛像重约20公斤,均为孤品。

     据悉日本各地寺庙的佛像被盗事件屡屡发生。此次中国艺术大家的佛像被盗,说明日本盗窃者的目标已经从过去的日本佛像,转向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佛像。共同社2日报道称,今年6月,一名日本籍男子携带58件中国文物欲通过广东出境,被当场截获。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