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僧故事:誓死为道明心见性 舍生忘死修复祖庭

发布时间:2015年04月05日 09:05 | 来源:《僧宝论》


  编者按:虚云禅师(1840~1959),传法曹洞,兼嗣临济,中兴云门,匡扶法眼,延续沩仰,是以一身系五宗法脉的禅宗大德。虚云禅师一生极具传奇色彩,经历无数磨难,自云:“阅五帝四朝,不觉沧桑几度;历尽九磨十难,了知世事无常!”今天这篇故讲述事,前半讲述虚云禅师心无旁骛、一心参禅,终于圆满证道;后半讲述虚云禅师修复祖庭、誓死为道,圆寂之前留下遗言,感人肺腑。
  上虚下云老和尚,是近代禅门的巨匠。他志大气刚,誓死为道,早年勤奋参学,发足苦行,遍参海内诸大善知识,于五十六岁圆满证道。
  那年夏季,虚老在九华山住茅蓬时,闻说扬州高旻寺连打十二个禅七,决定去参加。他由九华山启程,沿江而行,当时正逢多雨季节,江河泛滥,水漫路面,行进中不慎失足落水,漂流一日夜之久,被冲到采石矶附近,才有幸被渔人用打鱼网捞上来。此时,虚老已奄奄一息。渔夫通知附近宝积寺,抬回寺中才被救活,然而七孔流血,病况极为严重。被强留休息数日后,虚老不改初衷,决意前往高旻寺参加禅七。
  高旻寺的规矩非常严格,如有稍许犯规,即打重香板,毫不客气。住持月朗禅师,看虚老道念清纯,有意请他代职,虚老不答应;遂按规矩打香板,虚老接受不语。只是经受责打之后,病势加重,血流不止。高旻寺的规矩最认真,彼此不准讲话,即便同住之人,也互相不知姓名。虚老在禅堂中置安危于度外,死心用功,虽然病得很厉害,仍然只字不提,也不提落水被救之事,制心一处,参禅用功。二十天后,病况竟然好转。
  有一天,采石矶宝积寺住持德岸法师来高旻寺,发现虚老在凳上端然正坐,容光焕发,大为惊悦,乃将虚老落水被救的事向大众讲说,众人皆钦叹不已。禅堂内职,不排虚老轮值,至此,虚老便心无旁骛,一心参禅,直至一念不生的境地。在第八个七的第三天晚上,开静时,当值斟开水,不慎将开水溅在虚老手上,茶杯掉地,虚老闻杯碎之声顿悟,乃说偈曰:“杯子扑落地,响声明沥沥;虚空粉碎也,狂心当下歇!”又说:“烫着手,打碎杯,家破人亡语难开;春到花香处处秀,山河大地是如来!”
  虚云老和尚在高旻寺禅七期间,以参“念佛是谁”的功夫而明心见性。后来老人常以这种“参话头”方式教导新学用功,他说:“什么叫话头?话就是说话,头就是说话之前。如念‘阿弥陀佛’是句话,未念之前就是话头。所谓话头,即是一念未生之际。一念才生,已成话尾。这一念未生之际,叫作不生。不掉举、不昏沉、不着静、不落空,叫作不灭。时时刻刻,单单的的,一念回光返照,这‘不生不灭’,就叫做看话头,或照顾话头。”老和尚正是誓死为道,不惜生命,一心看话头,才最终开悟的。他圆寂后数十年,其弟子依然谨遵他的教诲,誓死为道,参禅用功。他的精神在佛弟子身上代代相传。
  虛云老和尚六十一岁时到五台山进香礼佛后,下山前往陕西终南山隐修,时值“八国联军”侵略中国,神州大地一片兵荒马乱。一日,老和尚走到一个山口,于途中遇一洋兵,以枪相向,问:“怕死不?”虚云老和尚镇静自若地说:“倘该死汝手,任便!”洋兵见老和尚临危不乱,神色不动,被其视死如归的精神震慑,便说:“好的,你去!”
  老和尚一生弘扬佛法,救度众生。他名望很高,很多人尊敬和信任他。凡碰到有佛教祖庭破败,他都募款来修。虚老晚年,约每十年修复一座祖庭。虚老朝鸡足山时,看到初祖迦叶尊者的道场已经衰败至极点,于是发心重修祝圣寺。此时,云南的汉传佛教很衰微,他又修复昆明云栖寺(即华亭寺),复又中兴福建鼓山道场。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老和尚到广东,先后修复了南华与云门两大祖庭,前后约二十年,无不是舍生忘死,度过重重难关,终于为天南海北的佛弟子开辟出一片又一片的修行天空。解放初期,老和尚修复江西云居山真如寺。每个道场修复以后,他都敞开山门接单,供养青年人安心学修佛法,绝不让十方丛林发展为子孙庙。寺院修复以后,即请有德修行人为住持。他一生专务自修,不为方丈。凡有供养,皆用以兴复十方道场。
  老和尚一生誓死为道,苦志修行,为汉传佛教鞠躬尽瘁、死而后已。1959年圆寂前,老人殷切嘱咐弟子:“严守戒律,维护十方道场,将佛教的这一领大衣留存下去。”他对弟子们说:“我近十年来含辛茹苦,日在危疑震撼中,受谤受屈,我都甘心。只想为国内保存佛祖道场,为寺院守祖德清规,为一般出家人保存此一领大衣,即此一领大衣,我是拼命争回的。你们此后如有把茅盖头,或应住四方,须坚持保守此一领大衣。”
  虚云老和尚的一生,复兴寺庙无数,所获供养无数,但无一私蓄,无论来去都只是一身破旧的百衲衣。体光老和尚回忆云:虚云老和尚被请到广东修云门寺时,身上只有一件破衲衣、一个破斗笠,离开云门寺时也是这件破衲衣、这个破斗笠。那天,老和尚背起斗笠离寺北行,常住全体都到山门送他,前行数十步,老人于凛凛寒风中,忽然转身,在大众前,独自沉吟道:“阅五帝四朝,不觉沧桑几度;历尽九磨十难,了知世事无常!”然后,孓然独行。他毕生卫道,不惜生命,他的自题诗正是这种宗教情怀的忠实写照,诗云:“这个痴汉有甚来由?末法无端为何出头!嗟兹圣脉一发危秋!抛却己事专为人忧。向孤峰顶直钩钓鲤,入大海底拨火煎沤;不获知音徒自伤悲,笑破虚空骂不唧溜!噫!问渠为何不放下!苍生苦尽哪时休!?”。
  虚老一生精进修行,彻悟心源。他直至百岁之年仍奔波劳苦、修复祖庭、培养后学,誓死守卫了一发危秋的汉传佛教。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