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身佛像非国家级文物 村民当年担心封建迷信未申报

发布时间:2015年03月30日 15:06 | 来源:广州日报


  村民最终选择报案

  大田县公安局警察公共关系办公室范承耀警官告诉本报记者,通过查找当年的卷宗,村民报案的时间是1995年12月26日上午9时,据村民描述,佛像丢失的时间是在1995年12月14日夜间至12月15日凌晨。

  至于制砖工人提到的白色面包车,林开望说,由于当时光线较暗、制砖工人没有注意车牌号,所以工人回忆起的车牌号经查询是一辆大客车,与白色面包车完全不符。

  尽管警方事后多次走访摸排寻找佛像踪迹,但没有找到任何线索。对村民提到的诸多细节,范承耀警官说,由于未破案件卷宗属于“绝密”级别,对于案件细节问题没有办法作更多解释。目前,警方已经找到尘封近20年的卷宗,并根据该案卷宗将上世纪90年代到2010年同类型的案件进行重新串并,根据作案手法、作案工具等细节比对,分析是否有落网的犯罪分子没有供述出该案。

  此外,警方再次根据报案人提供的嫌疑车辆信息重新进行核查比对,通过现代科技手段进一步进行分析确认。

  由于现在比当年信息更畅通,警方也通过微信、微博等方式,收集到更多举报线索,并对线索一一进行梳理核查。

  据村民描述,上世纪90年代,偷盗佛像的行为非常猖獗,所以有很多佛像在那时被盗。对此,范承耀表示,或许是由于当时村民的法律意识还不强,也可能是信息并不畅通,当年收到的类似案件并不是很多。据他介绍,在之后的几年里,大田警方曾经破获一起类似盗窃佛像的案件,根据卷宗比对,发现与之前盗取章公祖师佛像的团伙也不是同一团伙。

  意外现身国家追索“回家”须先确认“被盗”

  今年3月,“章公祖师”出现的消息令阳春村村民兴奋异常,不过此时“章公祖师”有了另一个名字,“中国佛僧肉身宝像”,地点是在匈牙利的自然科学博物馆。

  记者了解到,匈牙利自然科学博物馆去年10月起举办“木乃伊世界”展览,一尊从荷兰博物馆借来、标明为约公元1100年的中国佛僧肉身宝像作为最重要展品被单独安放在一间展厅。今年2月,国外媒体对其进行报道后引起关注。很快有中国媒体发现这尊佛像与福建被盗佛像相似。

  目前,福建省文物局部门和国家文物局都已经初步确定这尊坐佛就是福建被盗的“章公师祖”佛像。国家文物局博物馆与社会文物司社会文物处处长金瑞国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国家文物局正在梳理完善相关证据材料,并积极与有关部门协商开展追索工作。但海外文物的国际追索都非常复杂,佛像“回家”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据了解,当前文物返还领域有两个国际公约,但都无法适用于福建“肉身坐佛”。由于该佛像从荷兰博物馆借出,中荷之间没有签订关于文物追索的双边协定,使佛像追索没有适当法律程序可循。

  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教授霍政欣表示,目前可参考的是联合国《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借助刑事司法渠道追索文物,需要两国外交和公安部门合作,且整个过程当中,证据链的搜索至关重要。“肉身坐佛”从中国盗出的事实仅我方证实仍不够,还需要得到对方国家确认。通过司法调查还原整个证据链,包括偷盗、走私、出入境、交易等环节,如能找到责任人,中国可参与刑事诉讼,通过司法判决,将文物索回。如不能形成严密证据链,或者文物所在国认定文物持有者为“善意持有者”,则需要双方通过协商,并对持有者进行“合理经济补偿”。

  荷兰专家则认为,如果佛像原主人在荷兰提起民事诉讼,证明佛像确实为其所有、确系被盗,则可能打赢官司。“人类遗骸”是这一案例的特殊因素,荷兰法律界、文化界及民众普遍接受的伦理原则是人类遗骨遗骸应归还原属国。但打官司必然是艰难漫长的过程,最好的办法是政府出面、通过外交途径解决。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