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追踪:“肉身坐佛”回家 恐怕不会一帆风顺

发布时间:2015年03月27日 15:36 | 来源:新华网 作者:杨永前


  第一次探访:意外发现佛像里高僧的真实姓名

  说真的,去探访佛像前,心里是没底的。可写新闻就得写出新东西来,切忌人云亦云,这是我对自己的基本要求,否则写一篇不咸不淡的参观记,估计半点涟漪也掀不起来。

  3日上午,我带着外籍摄影雇员按时来到博物馆,他负责摄影,我负责摄像。本以为博物馆只给我们提供了拍摄的机会,没想到博物馆工作人员还热情主动地接受采访。我向博物馆人类学家西科希·伊尔迪科女士即兴提了几个问题,但她掌握的信息其实也有限。我获得的唯一有点价值的信息就是,这尊佛像现属于一位荷兰私人收藏者,佛像最近一次易主发生在1996年。另外,佛像是从荷兰德伦特博物馆借来的,至于佛像什么时候漂洋过海来到欧洲,谁也解释不了。

  佛像的确精美无比,栩栩如生,和我以前看到的任何佛像都不一样。从正面看,慈眉善目,静谧安详。从侧面看,似笑非笑。镀金外衣上的雕花十分细腻,就是丝绸的那种质感,腹部和右臂上还分别蜿蜒着一条龙……

  佛像安置在靠近一面大墙的位置,看过正面和侧面后我向背面走去,几行竖写的黑色毛笔汉字吸引了我,因为任何报道都没有提起这个细节。毛笔字的关键部分被刮掉,从痕迹判断应是人为破坏。但是,“经手重新”几个字却清晰可见,而且写了两遍,其中“经”是繁体字的写法。这应该是一个很有价值的信息。

  早就知道佛像里有“写有中国古文字的纸卷碎片”,但没有想到的是,它不是“纸卷碎片”,而是一个非常完整的坐垫,两行方向相反的正楷毛笔字就写在包着纱布的坐垫的侧面。我吩咐摄影雇员把文字拍摄完整,回家细看。

  按照荷兰研究人员公布的研究结果,佛像里的高僧生活于公元1100年左右,而坐垫的年代要晚300年。这就意味着坐垫上的文字写于元朝末期或明朝早期。

  在研读坐垫文字的过程中,一种对中国文字的自豪感始终荡漾在心间,这写于六七百年前的汉字和今天的汉字怎么就没多大的区别呢?!祖先创造的文字实在太神奇了!文字不难辨认,突然,“章公六全祖师”几个字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立即警觉起来,通过对前后文字进行梳理,我判断认为,“章六全”就是佛像里高僧的真实姓名。直觉告诉我,荷兰研究人员一定请汉学家看过坐垫上的文字,否则“Liuquan”这个英文名字从何而来?“本堂普照”几个字倒没有引起我太大的关注,因为文字里没有标点,无法判断它到底指什么。我还以为“普照”是指“章公六全祖师”的恩泽“普照”人间呢。

  《记者手记:近观“千年佛像内藏的打坐和尚”》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诞生的,可以算作是整个华文媒体对千年佛像的第一篇有血有肉又有点新发现的现场目击记。当时心里就想:既然已考证出“章公六全祖师”,我的“使命”也就此完成了。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