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欲心炽盛之时有什么简便方法可以化解?

发布时间:2015年02月28日 10:41 | 来源:《寿康宝鉴》 作者:印光大师


编者按:《寿康宝鉴》,最初名《不可录》。印光大师非常看重此书,曾为此书撰写多篇序言,此为其一,原题《不可录重刻序》,有三宝弟子译为白话文,小编就细节处稍作润色。读者若有兴趣,可以翻阅印光大师原文。

如果能于此时作“不净观”,一腔淫心即可当下冰消。(图片来源:资料图片)

色欲祸害极其酷烈,从古到今,因此亡国败家、丧身绝嗣之人,又怎么数得清!其次,因耽于色欲而摧毁刚健身体、昏聩清明志向,虽具有顶天立地、希圣希贤的资质,却堕落成碌碌无为、无所建树之人,也同样不知有多少!更何况那些违背天理、淫乱人伦、生前成为衣冠禽兽、死后堕入三途恶道的下流之徒,又怎能全都被人知道和看见!噫!色欲之害,真是残酷炽烈,令人心惊可怕之极!因此许多古圣先贤慈悲为怀,尊尊教诲,或以正法道理告知,或以世间善言规劝,就是想使世人都明白福善祸淫的道理;同时又用许多实例作为验证、警戒,希望懂得自爱之人,看到这些事例都能怵目惊心、幡然醒悟,从而遏人欲于横流、复天良于将灭。从此一切大众都能享受富寿康宁之福,永远避开贫病夭折之祸——这就是《不可录》所以要编辑成书的原因。

张瑞曾居士想要重刻《不可录》,印刷之后广泛施与信众,并请我写序阐明克制淫欲的要点。应该知道,当美色现前、淫欲之心炽盛时,无论是正法道理或世间善言,还是令世人敬畏的因果报应,都很难断绝其爱心。如果能于此时作“不净观”,那一腔淫心就可以当下冰消。

我老家陕西长安城,有许多子弟喜欢玩蟋蟀。城中有一人家,兄弟三人都处于青少年时期。一天夜晚,月光明亮,他们在坟墓之间捉蟋蟀。忽然看见一个少妇,姿色无双,美艳绝伦,三人一同追赶捉拿。这时少妇突然变脸,七孔流血,舌头拖出一尺多长,兄弟三人同时被活生生吓死。第二天家人找到了他们,救活一个,才知事情具体经过。被救活那一个,其后大病了几个月才好,这户人家从此禁止子孙夜晚再捉蟋蟀。这个美丽少妇没有变脸之时,三人见后爱入骨髓,非要满足淫心不可,待到少妇变脸之后,却一下子被她吓死,爱心立即化为乌有。然而当他们三人群起追逐时,少妇未必七孔无血、口中无舌。为什么她将血和舌头隐藏起来时人们见她就生爱心,而见她流血拖舌后就生恐惧心呢?明白这个道理,那么见到一切天姿国色,都能当作七孔流血、舌拖尺长的吊死鬼来想!如能做到这样,怎么还会被美色所迷惑,以致生前不能享尽天年、死后还要长堕恶道?

所以如来让贪欲重的人作“不净观”,观之久久,尚且能够断惑证真、超凡入圣,岂止是不犯邪淫、息欲养生的区区利益而已?见到美貌异性就产生爱心而想行欲事,不过是被外面一张光华艳丽的薄皮所迷惑罢了。如果揭去这一层皮,不但皮下面的东西不堪爱恋,就是这张薄皮也绝对没有什么值得爱恋之处。若再进一步解剖其躯体,则将见到脓血淋漓,骨肉纵横,脏腑屎尿,狼藉遍地,臭秽腥臊,不堪见闻。这比起前面那一个少妇,其可畏惧、可厌恶的程度更要超过百倍千倍。纵然是倾国倾城的绝世佳人,薄皮里面的东西又有什么不一样? 为何只见其外面的形象,而不去观察里面的内容,迷恋其极少部分的薄皮之美,却不去注意占大部分的秽恶腥臭?我希望世人都能明白美貌背后的实质,知其秽多而能厌离,知其美少而肯放弃,如此就能一同出离欲海,共登觉悟彼岸。

又当欲火中烧、不能自制之时,可将女阴视为毒蛇之口,想着自己是把阳物放进毒蛇口中!这样一来就会心神惊惧、毛骨悚然,无尽热恼当下化为清凉:这也是熄灭淫欲的一种简便方法。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