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脾气的禅师

发布时间:2015年03月01日 10:25 | 来源:南普陀寺


  嘎玛仁波切开示:我从十多岁在尊贵的土登曲吉扎巴尊者座下听闻《大圆满前行》,一直到现在都随身携带着,至今每日还在看的也就是这本书,并准备一直看到此生的终点。原因是什么?在没有领悟透彻之前,不能叫“我看懂了”,你以为懂了,其实还差得很远。所以,大家一定要好好学习,重复学习,专心学习,一门深入。

  学佛法不能学得太多、太广、太杂,如果你们有能力,学经律论三藏,学所有的大论都可以,但我很坦白地告诉你们:菩萨跟菩萨的关系,菩萨跟罗汉的关系,菩萨跟佛的关系,这些都和凡夫俗子没什么关系,对我们最有帮助的就是:学习如何调伏自己桀骜不驯的心,学习如何发出真实无伪的菩提心,学习佛菩萨慈悲喜舍的精神,学习让心变得柔软再柔软一些,把我们迷茫的心慢慢导引到正法之路上来。

  所以,我们如果能不断领悟历代高僧大德留给我们的“调心大法”就足够了,不要好高骛远,一定要脚踏实地,否则就算学了一辈子佛法,临终之时如果无法领悟、把握内心,毫无定力、充满恐惧,那就会很惨了。

  曾经一位号称世界级的禅学大师,在英国伦敦讲禅学,国外的佛学爱好者一听说是禅学大师讲课,就来了很多人。尊贵的土登尼玛仁波切,是举世公认的大活佛,那时在牛津大学当教授,因为他为人低调、谦和、朴实无华,很多人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佛教居士。有人知道仁波切是佛教徒,就问他:“现在要来一位禅学大师,你是佛教徒,能不能去做一下义工?”仁波切欣然同意了,组委会就安排仁波切去做义工的服务工作。

  这个禅学大师讲了三个多小时,演讲结束的时候,博得了阵阵掌声,大师非常高兴。按照内地法师的习惯,最后可以办皈依了,于是大师就说,“愿意皈依我的,就留下来,不愿意皈依的,就可以走了。”没想到所有的老外都站起来,排着队往外走,因为他们只是来听课的,没有人想要皈依。看到这种情形,大师突然就失控了,大发脾气地喊道,“你们懂不懂?要走也得让我先走!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们怎么可以如此没礼貌……”

  老外们只是回过头看看,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因为翻译也不可能去翻那些话了。土登尼玛仁波切当然知道,禅学大师是在发脾气了。后来有一次,仁波切在劝警世人时,曾玩笑地带过这个故事,“禅师倒是个大禅师,就是定力不太够啊。”

  定力不太够,就会变成这样,变成一个学者样儿,而不是一个实修行者。口中会说,不代表修为足够。可想而知,如果那些外国人都能听懂中文,那就会造成很大的不良影响,讲了三个多小时如何禅定,你自己的定力跑到哪里去了?就是因为人们不皈依你,定力就全部消失了。这比苏东坡与佛印的对话还严重,佛印大师说苏东坡是尊佛,苏东坡说佛印大师是堆屎,佛印大师说“心中有佛,处处皆见佛;心中有屎,所见皆是屎。”屎,多难听啊?“不皈依”又没啥不好听的,为什么就发火生气了呢?这个时候,学了多少年的佛,头上戴着大禅师的帽子,都没有用了。

  如果修行不入心,不能一门深入,不能塌下心来实修,就会造成人的失态。调伏如醉象般的心性,并非易事,不是嘴巴上说说就可以了,一定要通过经常反省自己,反观自己的身口意,去不断地持续改善,调心是终极一生的修行。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