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贤法师:禅宗师承不拘一格 三分师徒七分道友

发布时间:2015年02月09日 10:33 | 来源:《僧宝论》 作者:明贤法师


师有“只伸不缩”,徒有“只进不退”。(图片来源:资料图片)

依止师僧修学,有各种基本次第和要求,但并不意味着教条刻板,也不意味着师徒之间要拘谨森严。其实,寻师访道,择善知识依止,最关键的是弟子的发心。如果发心正确——迫切地希求证悟、追求真理,并且具足善业福报,那么很快就会遇到与自己有缘的师僧善知识,这是依师的根本。弟子如法依止师僧后,师徒之间更多呈现的是一种自然活泼、率真生动的关系。依止师僧的方法也灵活多变、不拘一格,虽然灵活,但都以求道为核心。这在汉传佛教的禅宗麾下体现得淋漓尽致:师徒以道为生命,充满情谊,一则则充满大道和智慧的公案令人耳目一新,给予当代佛子以巨大的启发,其先进性和创新性令人叹为观止。

禅宗基本承载了整个汉传佛教的特质,禅门师徒之间觌面相呈、棒喝交参,别具风骨。这种不拘一格的依师之道,首先满含着如理依师的内质。相对于如理修学的弟子而言,可以理解为事师修行的“向上一路”。这向上一路,为什么单单出现在汉地佛教的禅门中呢?其原因恐怕离不开文化及民族心理的种种因素。

藏传佛教体系中提倡依止上师的“弟子相”,这种依止相对于藏人的行为要求来说并不是特别难,甚至有很多人能够完成得很出色。师长一到,鞋子都不穿就磕头拜下去,这样的虔诚对于禅门的汉僧来说会有些困难,勉强行之也特别生硬。源于民族心理的不同,汉地的民众自周秦两汉以来就依文化传承而养成了宽和、自然的生活习性,人们从来都以清淡无为的方式处理人际关系,此种性情已融化在人们的血液中,代代相传,很难改变。后来以禅宗为特质的汉传佛教信仰,其形式已有很多方面与中国文化水乳相溶、无法分开。这种宗教信仰形态,打破形式,师资回互,上下平等,浑然一味。在此种宗教信仰的形态中,如藏传佛教式的观自我如犬的谦谨依止心已经不是必须的了。

其实,禅门的这种师承状态离印度原始佛教时期的师徒关系距离很近,如《四分律藏》中反映出来的师徒相处方式就是很好的代表。

那是佛在世的时候,比丘弟子们对于佛陀虽然很恭敬,但也平等直率。师徒之间既没有等级体系形成的距离,也没有上下的台阶隔阂他们的交流。如果有弟子在佛面前有心里话,他一定会直接向佛陀表达。如果弟子的观点是错的,佛会批评他。

一位比丘曾为佛陀做侍者,有一回佛陀在晚上彻夜经行,作为侍者,举凡佛陀彻夜经行都必须从始至终承事在佛陀身边,不能休息。大概是这位比丘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初夜以后,佛陀从他身边经过,他对佛说:“佛啊,初夜已过。”言下之意:“是不是可以回去休息了?”佛没有说话,继续经行。过了很久仍不休息,比丘又说:“佛啊,中夜已过。”又给佛了一个休息的暗示,佛陀还是不说话,仍旧来回经行。此时,比丘动了一个脑筋,为了让佛回去休息,他将袈裟往头上一蒙,佛陀走过来的时候,他发出一阵阵怪叫,说:“佛啊!我是土鬼,我来吓你!”佛陀就此作出了严肃批评。所谓佛陀最严肃的批评,也无非就是说:“你这痴人。”你恐怖如来正等正觉,你是何等愚痴啊!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