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僧故事:聋子和尚旷世传奇 真火焚身轰动一时

发布时间:2015年01月13日 10:37 | 进入筼筜论坛 | 来源:《僧宝论》 作者:明贤法师


编者按:具行法师(1876~1924),法名日辩,云南大理人氏。幼失依怙,入赘曾氏。虚云禅师至鸡足山,法师全家八人在寺务工,渐生信仰。宣统元年(1909),师领其妻、子、侄、弟、嫂、岳母等全家八人同礼虚云老和尚,剃度受戒。自此以后,日则种菜苦行,夜则礼佛、拜经、坐禅、念观世音菩萨。1924年云栖传戒,虚云老和尚请师为尊证。戒期将毕,法师变卖衣服设斋供众,随后告假回到下院,自取禾秆数把,身披袈裟趺坐,左手执引磬,右手敲木鱼,面向西方念佛,现神通出“火光三昧”自化,虽成灰炭,仍能保持身貌巍然不动,轰动一时。

虚云老禅师在云南重修古刹(图片来源:资料图片)

具行和尚协助虚云老禅师重修云栖寺(图片来源:资料图片)

具行法师是云南盐源人,从小父母双亡,入赘宾川县曾姓人家,婚后生了两个儿子。

光绪三十三年,他二十岁,家乡闹饥荒,失业没收入,养不活家人,听说虚云老和尚在云南鸡足山修建祝圣寺,需要工人,因此他就到祝圣寺向老和尚求职,很幸运得到收容录用,从此他就住在寺后柴房做事。

他非常勤奋,天没亮就起身工作,每天除了挑土担石修寺之外,还自动开垦菜园,浇水、施肥、种植蔬菜,供大家食用。从早到晚,他不停工作,从不休息,更是不发一语,别人干脆就叫他“聋子”。

过了一个多月,他的家属也来祝圣寺投靠,佛寺原本不能住女眷,没想到虚云老和尚竟体谅他们穷苦无依,收留他们在寺里做工,并让他们在寺院后山搭茅棚居住。他们全家由衷感激,除了当建寺杂工之外,还自动把寺里打扫得一尘不染,更将后山开垦成农场,种植青菜、瓜果、豆子等供全寺食用。

他很喜欢听虚云老和尚讲经,因大字不识一个,所以稍微深奥一点的他都听不懂,但是却牢牢记得老和尚说:“只要一心念佛,就可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所以他就叩求老和尚教他如何念佛,学会念佛之后,从早到晚,无论是锄土、种菜、搬砖、挑石他都在念佛。二十一岁时,他们全家老小彼此约好,一起求虚云老和尚为他们落发。他受具足戒后,获老和尚赐法名为“具行”。

老和尚教他念佛,教他打坐,更指示他:“只要做到心中无我、无所求,就自然可以觉悟到‘我不是我’。”他不明白“我不是我”的意思,但是老和尚说,只要保持“精勤一心修行”,总有一天可以真正了解。

穿上僧衣,从早到晚一心念佛,他正式成了和尚,但是每天还是一样种菜、挑粪、浇水、挑石、担土、清扫……从不休息,和之前没两样,也同样还是长默不语。唯一不同的是,之前别人管他叫“聋子”,现在则改称“聋子和尚”。

1915年,虚云老和尚看他修得不错,可惜见识太少,怕他长守身边落入痴执,所以强要他下山参拜天下名山道场。具行和尚百般不舍,但又不敢违背师命,只好依依不舍地下山去了。

1920年,虚云老和尚着手重建云栖寺,具行和尚听到消息,心想师父正缺人手,就赶了回来。虚云老和尚见到他,心里很是惊喜,嘴上却问他:“要你去参学,怎么回来了呢?”具行和尚说:“天下名山不外如是!”老和尚又问:“回来打算做什么事呢?”具行和尚说:“只会服侍师父,做些笨重劳役罢了。”

回到虚云老和尚身边的具行和尚,又干起老本行,挖土、搬石、筑墙、盖屋、种菜、种田、割稻、打谷、种树、打柴、清扫、挑粪、浇水、烧饭、煮菜,替师父与同参补衣,第一个上殿参加早课……总是一分钟也不肯闲下来,不过他还是长默不语、一心念佛。

不过他现在会念经了,每天晚上他念《金刚经》《药师经》和净土诸经,而且还一字一拜。

当工程进行到建造海会舍利塔时,具行和尚已四十多岁,有一天他突然请求虚云老和尚,希望舍利塔完成后能够让他来守塔。虚云老和尚知道具行和尚的进境,知道他就要走了,十分不舍。这一年的春戒,虚云老和尚特别要具行和尚担任尊证。受戒弟子请具行和尚开示,具行和尚说:“我半路出家,一字不识,但知念一句‘阿弥陀佛’而已!”

就在这一天晚上,具行和尚照常到虚云老和尚禅房叩安,但是今天他却忍不住悲伤地拜伏在地,他说:“师父!弟子要去了!特来叩辞!弟子去后,谁来侍候师父?”虚云老和尚说:“好孩子,该怎么办你就去办罢!不要误了你的大事!我在这里念经助你。”

入夜之后,监院法师查房点名,找不到具行和尚,大家遍寻不着。正当大家议论纷纷时,忽见眩目白光连闪几次,直冲夜空,照得一片光明。住在寺外、尚未入睡正在乘凉的村民,也看到寺院有强烈的白光冲天而起,以为佛寺失火,赶紧奔跑进来。

众僧与村民一起找到白光的来处,点上火把一看,却见具行和尚端端正正、眼睛半合、面带微笑、合十趺足、一动不动地坐在那,有人上前要去拉他,此时虚云老和尚及时赶到,喝住众人。老和尚告诉大家,具行和尚已经坐化,刚才大家所看到的白光,就是具行和尚所发三昧真火的光,他已经以真火把自己给烧成灰了,稍一振动就会化成一摊灰,大家不可动他。

大家仔细端详具行和尚,只见他披着袈裟,左手执磬,右手持木鱼,向着西方趺坐,面色如生,只是没有呼吸的起伏而已,分明是个活生生的具行和尚,不过木鱼柄、磬柄、僧鞋还有坐处的稻杆、蒲团都已变成灰烬。

虚云老和尚见具行和尚以瑞相法身示世,便祝祷具行和尚多保持一天,让记者摄影留证以传扬于世、度化众生。

第二天,老和尚请来了《昆明日报》摄影记者,云南省唐都督继尧,财政厅王厅长竹村,水利局张局长拙仙,昆明社会各界贤达人士,还有昆明佛教徒等前来瞻仰。

虚云老和尚见具行和尚功德已圆满,便当众取下具行和尚手中的小磬,一面向具行和尚说“可以放心西去”,一面轻敲小磬,敲到第三响,具行和尚全身振动,霎时倾倒,化成灰烬。

贵为师父的虚云老和尚,竟然当众合掌跪下礼拜,唐都督与数千来宾也都跟着跪拜。隔日,《昆明日报》以头条刊出新闻和照片,轰动全云南。全身烧成灰了怎么不倒下呢?有什么火可以把人全身烧成灰?既然烧成灰又如何能够保持原来形貌、姿势、容貌呢?全身都烧成灰了袈裟又怎会好好的?……太多不可思议,让云南人对佛教信仰更加坚定,数万人络绎来山参拜。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